不图眼前功 但求利长远——黄梅民生事业发展的启示

  两公里长的晋梅大道,是黄梅县城区主干道之一,水泥路面使用多年,遇有破损总是小修小补。县住建局几次申请整体翻建,均被打回,理由是:相邻的高铁新区正在建设中,两者须统一规划建设,不能为了形象穷折腾。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3年来,该县投入2500万元,硬化背街小巷道路146条,新建地下排水管网7500米,新装路灯1900多盏。

  进与退的背后,源于黄梅县委的一个执政理念:功成不必在我任期,不搞“政绩工程”,多干打基础、利长远的事情,扎扎实实为百姓谋利益。

  功成不必在我

  黄梅是鄂东有名的“水袋子”,一到汛期经常受灾。2016年遭遇洪水时,发生各类险情千余次,直接经济损失31.5亿元,数千名干部上堤值守,时间跨度长达三四个月。“防汛是天大的事情,干部们上堤后,手头上其他工作都得往后放一放。”黄梅县水利和湖泊局局长龚戴国说。

  痛定思痛,黄梅四大家领导形成共识,果断决策:从2016年秋季起,启动灾后重建三年滚动计划,谋划中小河流治理、小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重点区域排涝能力建设等水利补短板项目967个,从根本上解决遇水就涝遇干就旱的问题。“蛤蟆喝浪”堤段,地处黄梅县太白湖东南角,2016年夏,5米宽的大堤被洪水冲毁1.5米,周边10万亩稻田受到威胁,当地千余干群和300多名舟桥旅官兵经过18小时奋战,才保住堤坝安全。2017年,列为重点整治工程项目的“蛤蟆喝浪”段完工。太白湖防汛技术负责人张火彪说,“以前防汛,这一段上百人巡堤,今年只需5人巡堤。”

  进入7月,黄梅县遭遇30年一遇的大旱,但水稻等农作物长势良好。为何?“圩堤除险加固后,蓄水能力大大提升,加上沟渠畅通,有效保障了农业生产灌溉需求。”县农业农村局负责人分析原因。

  目前,黄梅县完成三年滚动计划水利工程建设项目1130个,数量超过预期,在县级财力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地方配套投入2.1亿元,超过建国以来2016年以前该县对水利建设投入资金的总和。

  当地干部曾有一种担忧:水利建设是基础工程,投资大、见效慢,群众不一定“认账”。“功成不必在我,推进发展是长远战略,需久久为功,首先要抓好打基础利长远的工作。”县委书记马艳舟认为。

  重“显绩”更重“潜绩”

  5月初,拓宽刷黑的村道通车;6月底,就有企业前来投资田园综合体项目。“要想富,先修路,这话一点都没错。”苦竹乡牛牧山村委会主任柳金广高兴地说。

  牛牧山村,以香樟树多而闻名。2015年,该村牵手武汉一家企业在村里办民宿搞观光旅游。前期投入1000多万元,因为路太差,进展不大。去年,县里启动修建这条宽5.5米、长2.3公里的道路,总投资690万元。

  今年,该县提出农村交通三年计划,把“四好农村路”建设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一项基础性工程。“农村公路的改善,让乡村变成了投资热土。”

  苦竹乡党委书记许俊军说,今年以来,他每个月都会陪同好几拨在外能人,回村考察投资项目。

  民生事业,有的看得见摸得着,是谓“显绩”;有的看不见摸不着,是谓“潜绩”。

  去年9月建成开学的黄梅县小池镇第五小学,是黄冈市第一所拥有风雨操场的农村小学。“一所乡镇非中心小学,硬件建设如此超前,有没必要?”“抓教育就是抓发展谋未来,该让乡村孩子与城里学生一样享有优美的学习环境。”黄梅县委县政府一锤定音。

  2016年至2018年,黄梅县财政教育支出占财政支出分别为17.4%、19.9%、21.5%。

  改善民生,不只算“经济账”

  临街面的黄金地段,每亩地价150万元。拿出130亩建首座综合性公园——东禅公园,值不值?

  居民汪辉的回答是:“值!居民从公园中获得的自豪感、归宿感、幸福感,花多少钱都买不来。”每天,他都会到东禅公园建设现场瞅瞅,看看各具神韵的亭、台、楼、阁。

  黄梅县城一直没有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公园。去年6月,位于晋梅大道与爱民路交汇处的东禅公园动工建设,是一座以禅韵为主题的大型综合性公园,包括园林绿地、景观桥、古建舫楼、钟楼、荷花亭、静心斋等,总投资3600万元,预计今年10月开园。

  据介绍,从2016年起,黄梅在城区每年建设20个小游园,新增绿化面积2万平方米以上,做到300米见绿、500米见园,利用的土地,大多是街头巷尾的垃圾死角。“这些百姓关心的事情,并不给县里GDP增加百分点,却增加了群众的幸福感。”在黄梅县城居住的知名神话作家周濯街说。(柯利华 吴句兵 吴慕枫)

责任编辑:蔡佳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