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利谱写美丽乡村新篇章

 

   图为:毛市镇海螺村村民休闲场所。

  图为:朱河镇乡村公路。

  毛市镇:打造田园产业综合体

  荆州市监利县毛市镇地处江汉平原腹地,全镇版图138平方公里,辖17个行政村、1个社区,总人口近7万。“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要全面推进,必须‘四位一体’共同发力。”毛市镇有关负责人说。该镇坚持将垃圾处理、渠道整治、绿化管理与道路养护四方面结合起来,多管齐下对农村人居环境开展综合管护工作。

  该负责人表示,毛市镇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与各村、社党支部书记绩效考核挂钩。今年以来,已实施考核28次,村庄面貌得到大幅改善与提升。

  拆除违建、盘活土地——

  600亩荒地变身产业园

  “这里原来是废弃地,杂草丛生、污水横流。”8月19日,毛市镇陈赵村党支部副书记王兴旺站在一大片齐齐生长的绿植前说。回忆起这块地曾经的模样,他有些不好意思。

  王兴旺介绍,过去因为交通不便,村民都搬到了省道黄观公路两旁居住,这里只剩下残砖断瓦。直到2018年,村里争取到了县里的EPC项目,预备在陈赵村建设一个生态产业园。

  选址确定以后,改善环境成了“老大难”。陈赵村的土地资源虽然丰富,但由于长期缺乏规范化管理,村里乱搭乱建、垃圾乱扔等问题严重。

  为让生态产业园顺利落成,更为了让村民生活更加舒心,村里下定决心开始整治环境。

  首先从拆违开始。七组村民陈东海在村路边有一个违建近30年的小房子,村里曾想拆除,均因其反对而作罢。这一次,王兴旺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啃下这块“硬骨头”。

  村里找到和陈东海关系亲近的村民,请他们和党员干部一起帮忙做工作,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数次思想工作之后,陈东海终于主动拆除了违建房,也没有再找村里要补偿款。

  拆除旱厕也是必须完成的工作之一。王兴旺说,为保证拆旱厕工作顺利开展,村里首先给六七家精准扶贫户修起了新厕所。“修好之后,左邻右舍一看,既干净又方便,不用再劝说就答应了拆、改。”

  为更好地发展现代农业和生态养殖,镇村两级投资100多万元对沟渠、道路和涵闸进行了疏挖和维修,栽植风景树8000多株,还在陈赵村先后落户成立了育秧工厂、小龙虾养殖专业合作社等,形成了完整的种、养、销链条。

  “生态产业园将成为集林果产业、生态、休闲、采摘于一体的乡村田园产业综合体。”毛市镇有关负责人说,而陈赵村,也会成为一个“春有百花夏有龙虾,秋有果香家家书法”的农耕产业中心。

  河道治污、全面保洁——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水闸边的路能快点修好就好了!”8月上旬,毛市镇海螺村村民王莉在村微信群里说。海螺村党支部书记郭水方看见后,立刻回复:“今年就会修好。”

  在海螺村微信群里,这样的对话时常发生。村民对村里工作有不了解的地方、不清楚的问题,都可以提出。郭水方只要看到,就会为其解答。他说,这样既能让村民了解村里工作,也能共享村民的意见和建议,及时给出回应。

  近年来,海螺村在美丽乡村建设大潮中,紧抓人居环境整治这个重点环节,力求为村民改善生活环境、提升生活质量。“工作量越大,就越要留心村民的反馈意见。”

  海螺湾村地处排涝河畔。排涝河由人工疏挖形成,在海螺村辖区内有5公里长。由于河道淤塞,过去河面垃圾泛滥、气味难闻,让附近村民叫苦不迭。

  2017年8月,海螺村针对排涝河的污染情况开展了4项专项整治行动:河道淤泥清除搬运、河面垃圾排查治理、河道水草清除以及河岸绿化布局。

  “每周清理一次河道,除村干部外,无职党员和群众也积极参与。”郭水方说,截至目前,排涝河整治和建设已投入资金近40万元,资金来源包括村级筹措、经营户支助以及镇政府“以奖代补”。

  水面干净了,路面也要干净。郭水方介绍,海螺村有6名专职保洁员,除日常清洁外,每月还要专程进行一次全村清扫。“村干部会全程和保洁员一起进行清扫,及时监督。”

  环境好了,提高村民生活质量的事宜也提上日程。今年6月,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村里的留守老人和精准扶贫对象都种起了扫帚苗,成熟后交给村里集中回收,销往湖南、宜昌等地。“以前一亩地的产量卖600多元,现在能卖3000元。”海螺村村民周海成高兴地说,村里种的扫帚苗已经卖了2万多斤,人均收入提升3000元。“环境好了、休闲场所也建起来了,大家白天有事干、晚上有地儿玩,生活很满足。”

  如今,毛市镇处处山清水秀、村民个个安居乐业。农村人居环境的一步步改善,不仅让镇里的产业得到了发展,更让老百姓的日子一天天“美”了起来、“甜”了起来。正如上观庙村老农武老汉所说:“党的惠民政策好,人民幸福万年长!”

  策划:潘传宏 撰文:黄剑 摄影:李珍文

  朱河镇:建设美丽宜居“小汉口”

  荆州市监利县朱河镇位于湖北、湖南交界处,东靠洪湖、南临洞庭、西傍长江、北通沙汉。一江两湖作伴,区位优势明显。

  此外,朱河镇历史底蕴深厚、水资源丰富且商业文化发达,是监利县副中心城镇,也是监南经济文化重镇,素有“小汉口”之名。

  “乡村要振兴、经济要发展,首先生态要宜居。”朱河镇镇长高祥雄表示,“环境好了,人民生活舒适了,才能有精气神来谋发展、争优秀。”

  为此,朱河镇近年来大力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截至目前,已改造湾子林10万平方米,拆除违建房150间、改造旱厕600多个,栽种桃树、柑橘等2万多株,建设步行游道2500多米,农村人居环境得到明显改善。

  走下牌桌走上广场——

  村里环境好了人也和气了

  8月20日,朱河镇望江村内,大片荷花池旁,木头铺就的小路蜿蜒曲折。偶有村民在小径上散步,脸上笑意满满。

  望江村村主任朱小海远远看见,忍不住感叹:“2015年到现在,村里的民风是越来越好了!”在他看来,这一切都得益于村民人居环境的改善与提升。

  2015年,监利县纪委在望江村驻村扶贫时发现,村里家庭矛盾爆发频繁,夫妻间总是吵架。

  经过调查走访,工作人员了解到,不少村民将大把时间花在打牌上,即使白天也流连牌桌,引发许多家庭矛盾。

  “过去村里基础设施不齐全,基本没有文化休闲场所。”朱小海说,有时候村民农活干完了,闲下来没事儿做,村里又没有供大家消遣的场地和器材,许多村民就习惯了用打牌来打发时间。

  县纪委工作人员发现这一情况后,建议村里腾出地来,建造一个专供村民休闲娱乐的场所,减少打牌带来的矛盾与争吵。

  因此,望江村对距村部100米处的湾子林进行了改造,将荒废林里的危房、空心房全部拆除,清除路障,同时修建景观亭,摆放石桌、石椅,铺设林间小道并安装健身器材。

  一个能跳广场舞也能健身、能打篮球也能唱曲儿的休闲娱乐文化广场,就此诞生了。

  村里有一对50多岁的夫妻,因为丈夫爱打牌,二人动辄吵架。朱小海作为村主任,拉架劝和的次数都数不过来。

  文化广场建起来后,朱小海发现这对夫妻变了——牌不怎么打了,夫妻俩结伴去广场上玩,丈夫健身、妻子跳舞,吵架次数少了,俩人性格也温和许多。

  2016年,广场上活跃的村民还组建起了一支腰鼓队和一支军鼓队,平时村里的红白喜事,都由他们负责奏乐。

  朱小海介绍,现在每天约有100人次去广场上活动。打牌的少了,吵架也少了,村民间更和谐友爱了。

  如今,望江村齐心共建美丽乡村,从拆违、改厕、清杂平整、绿化亮化、道路加宽硬化等方面着手,努力改善村内人居环境。“每个村民的家更干净了,整个村自然也就更美了!”朱小海说。

  拆除围网清理河道——

  修复生态守护江豚的微笑

  朱河镇,不仅是村民的宜居之所,也是“微笑天使”江豚的栖息乐园——

  何王庙长江故道位于监利县南部,1968年经人工裁弯取直形成。全长33公里,流经容城、上车、朱河等5个乡镇。

  何王庙江豚保护区就落户在朱河镇。“这里水生动植物资源丰富,经中科院水生所专家组勘察论证系人工迁养保护江豚的最佳水域。”何王庙江豚保护区管理处副主任胡雄关介绍,2015年4月,省政府批准成立何王庙长江江豚省级自然保护区,对江豚实行迁地保护。

  江豚属于“极度濒危”物种,对环境要求极高。为确保引进的江豚能健康生存下去,朱河镇在长江生态修复方面花了大力气。

  由于长江故道沿岸人口多,违法捕捞、违法垂钓、违法渡运等现象曾一度十分严重。

  “针对这些非法行为,我们安排了周密的监测巡护,还与检察院、公安局等单位开展联合执法行动。”胡雄关说,2018年,工作人员巡护里程近万公里,共打击非法捕捞80余次、清除保护区水域内废弃竹篙5万余根,有效遏制了非法捕捞现象。

  为全面提升江豚生活水域及周边地区的环境质量,保护区先后投入资金50余万用于环保整改工作,着力解决了保护区成立前存在的私人占用保护区滩涂围栏围埂养殖、堆放砂石、船只渡运、放牧等问题。

  “过去捕鱼没有限制,水域里到处布满了渔网。”胡雄关说,如果江豚误闯进网中,就会受到伤害。为此,保护区工作人员日夜巡护,收缴、清理丝网、钓鱼浮台等,至今已拆除了50万平方米网箱、8000余米“迷魂阵”。

  此外,朱河镇还经常组织党员开展“长江大保护”志愿服务活动,清扫垃圾、疏浚河沟、栽种绿植……全心全力守护朱河人民与江豚宝宝共同的家园。

  4年前,保护区落成时从外地引进了8头小江豚,如今已繁衍至21头。江豚的微笑,成为了朱河镇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张露、杜承岳、刘锋锐)

责任编辑:朱习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