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南摸清220个村集体“家底”

图为:孝南车站社区持股人签字领取分红。(吴垠 摄)

  3月5日,孝南区广场街道城东社区。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见到城东社区党委书记文享芳时,他正与班子成员讨论综合大楼建设方案。

  一年前,城东社区率先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组建城东社区股份经济合作社,文享芳多了一个新头衔——合作社董事长。

  孝南区农村经济经营管理局局长魏纬介绍,作为全国150个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整县推进试点之一,孝南目前应改革的220个村已全部完成清产核资和清人分类。城东社区是孝南区集体产权制度改革5个试点村之一。

  摸清真正“家底”

  “袁书记,你们村里有耕地264.96亩、宅基地275.92亩、交通运输用地93.46亩、水域及水利设施用地735.9亩……这样算下来,你们村的集体土地有1370.24亩。”“有这么多?”仔细察看魏纬带来的“村级资源卫星测绘图”,孝南区陡岗镇袁湖村支部书记袁少敏将信将疑。此前,他一直认为自己村的资源性资产(村集体土地)不到1000亩。

  城东社区等5个试点村完成改革后,孝南选取了20个样板村继续探索集体产权改革。袁湖村是其中一个。

  清产核资,是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最复杂环节。袁少敏开始有些不以为然。袁湖村是个纯农业村,集体资产少,能够算作经营性资产的就三样:校舍、办公楼、养老院,“掰着指头就能把账算明白”。

  魏纬却觉得没这么轻松。他说,在对纯农业村进行清产核资时,乡镇、村上报的资源与他们掌握的情况相差很远,遗漏了许多潜在的、碎片化的资源性资产,主要是一些边角地、四荒地。“不把这些家底真正摸清楚,后面的改革就无法进行。”

  以第二次土地确权的数据为基础,孝南区委托武汉一家专业测绘公司对20个样板村进行航拍、测绘,绘制“村级资源卫星测绘图”。“有了这张图,每个村的资源性资产有哪些类型,存量多少,一清二楚。”魏纬说。

  群众充分参与

  与袁湖村不同,城东社区是一个城中村,集体资产存量大、种类多。

  在文享芳看来,清产核资并不难。他在城东社区工作整整36年,其中,在社区党委书记位置上干了10年。“我们有一本明白账,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集体的每一处资产都有完整档案。”

  仅用一个月时间,城东社区就完成清产核资,最终核定集体资产总值为1.26亿元,其中,经营性资产1.23亿元。张榜公布,群众没有异议。

  最难的是什么?是“清人分类、配股分红”。比如,“姑娘户”如何配股?参军考学人员如何配股?劳教人员如何配股……这些都涉及到居民切身利益,矛盾多,争议大。“我们把发现的问题摆出来,让群众广泛讨论。”文享芳说。

  经过清人分类,城东社区股东共分为11类人,包括1982年分田总户数300户、1186人;现有人口1930人。社区总股数3621.9股,其中集体股占比30%、个人股占总股本70%。

  在改革中,城东社区还创造性地提出了土地股与人口股分离、配发管理股等做法。比如,鼓励基层干部尤其是年轻人扎根社区、服务社区,城东社区专门为7名社区干部配了管理股,“享受社区干部待遇期间,管理股不分红;离开岗位,不再享受干部待遇,管理股转为人口股,参与分红。”

  让“家当”增值

  “家底”盘清了,下一步该做什么?

  城东社区的思路很清晰——先发展再分红!

  2018年,城东社区的厂房、门面等主要经营性资产的收益共计610万元,扣除30%集体股的分红,还剩400余万元,全部用于偿还债务。“今年能还清所有债务。”文享芳说,经过全体股东代表大会决定,债务还清后,城东社区首先要谋发展,然后才考虑分红。

  位于孝南经济开发区的长兴工业园,是孝南区为乡镇发展集体经济规划的一个“园中园”,现已入驻7个乡、镇、街道。城东社区在这里有一块65亩的空地。文享芳说,社区计划利用这块地建一栋综合大楼,用来招商、招租。眼下,大楼的设计图纸已经出来了。

  改革进展迅速,魏纬感受到了另一种压力。他说,许多像城东社区这样经营性资产比较丰富的村集体,群众有发展壮大集体经济的紧迫感和驱动力。但是,政经分离步伐缓慢,股份经济合作社和村(社区)一起运行、一班人马的情况比较普遍。因此,合作社受行政管理束缚,不能完全按照市场化模式运营。“当务之急是要建立科学合理的法人治理结构。同时,培养、引进经营管理类的专才。”(陈春保 秦荣 黄桂红 谭晶)

责任编辑:梁唯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