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治人情保、关系保、错保、漏保乱象 远安改革低保管理

  经办人员少,审批对象多,如何杜绝人情保、关系保、错保、漏保等乱象?这个曾困扰远安多年的难题,伴随4月远安在全省率先启动的低保审批改革,迎刃而解。9月,远安县纪委公布低保政策落实大数据比对结果,相比去年,全县错保、漏保等现象减少过半。

  近日,记者赴远安进村入户,探寻严管低保背后的故事。

  一场“逼”出来的改革

  去年8月,远安县纪委通过大数据比对,移交的低保问题线索共计567条,其中:涉及城市低保315条,农村低保185条,农村五保45条,医疗救助22条。

  这让县社会救助局局长付晓娥惊出一身冷汗,尤其是少数人有房有车却全家吃低保,群众反响强烈。

  对此,付晓娥和同事们有苦难言:低保申请全靠村、乡镇负责,救助局6名工作人员,即使不眠不休,也无法一一核实8000名低保对象真伪。村镇两级申报人员也挺委屈:低保审批权可在你们社会救助局。

  如何让人民感受更多公平,把民生底线筑得更牢?远安县委县政府痛下决心,变革农村低保审批制度,审批权下放乡镇政府,民政部门把纪律和监督挺起来。

  低保审批进村入户

  以前的低保审批程序是,本人申请、群众评议、乡镇(街道)审核、公示和县民政局审批。付晓娥介绍,困难群众申请低保,乡村社区是第一道关,也是最为关键的环节。随着党和政府各项民生工程启动,低保“含金量”大增,一些基层经办人员抱着“反正不是我负责审批”的心态,把低保变成人情奉送。有的钻政策空子,弄虚作假;有的搞“权力保”“关系保”“人情保”,影响恶劣。

  经过反复调研,远安县在低保对象认定阶段,由乡镇政府驻村干部,进村入户调查核实申请对象经济情况,组织群众民主评议,调查家庭收入核算记录并张榜公示,再由乡镇政府低保审批小组集体审批。付晓娥解释,这样既可以斩断低保黑手,也更有利于及时救助困难群众。

  茅坪场镇长荣村村民果昌理从申请低保到批准,用了不到一月时间。5月份,50岁的果昌理被诊断患有食道癌,妻子王定红患有糖尿病,14岁的女儿在读中学,全家陷入困境。危急时刻,乡镇驻村干部及时上门帮他办理低保,7月份,果昌理一家三口领到了低保金和临时救助金。

  经过评议、公示,村民们竖起大拇指:“老果家享受低保,我们既服气,又感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

  给经办人员戴上“紧箍咒”

  低保审批进村入户,如何预防乡镇干部、村干部滥用职权、优亲厚友等现象?

  远安低保改革后,县乡村三级层层夯实了责任,低保审批由乡镇人民政府低保审批小组全体成员参加,集体决议,从源头上遏制“人情保”“关系保”。县社会救助局变身监督员,随机抽查全县30%的低保对象。低保经办人员和村(居)干部亲属实行低保备案制度,低保对象涉及乡镇干部家属、村干部家属,县社会救助局全部复查。

  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认为,远安县从低保审批制度上变革,既夯实乡镇政府和村委会主体责任,又补齐监督预防短板。(杨麟、温宜飞、陈林

责任编辑:姚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