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为病土“刮毒疗伤” 其土壤污染综合防治经验走向全国

  土壤质量,事关民生,事关发展。

  黄石矿产资源丰富,大规模、高强度采矿冶炼时间长,土壤重金属污染问题一度很突出。

  2016年,黄石获批纳入全国6个土壤污染综合防治先行区之一。先行先试、大胆探索,土壤污染防治的“黄石模式”逐渐形成。7月5日,生态环境部在浙江召开现场会,黄石受邀作大会交流发言,黄石“治土”经验走向全国。

  “吸”出土壤重金属

  大冶市金湖街道办农田土壤修复示范项目现场,283亩土地上绿意盎然,成片的蜈蚣草、圆叶遏蓝菜长势良好。

  曾经,该地块土壤中重金属镉、砷超标严重,撂荒多年。“周边有7家小冶炼厂、10余家小洗矿厂,废水污染了土地,看着心疼。”当地村民期盼能重新种上庄稼。

  民之所望,政之所向。2012年,该项目立项。黄石市副市长吴之凌介绍:“当时,我国土壤重金属污染修复无统一标准,也无现成案例可循,只能摸着石头过河。”黄石在摸索中完成专家团队组建、采样对比分析论证、制作标书、评审修复方案等前期工作。

  2015年7月,修复工作开始。“用4年时间,使镉、砷含量达到土壤环境质量Ⅲ级标准。”黄石生态环境局局长徐崇斌提出,找到经济、绿色的修复技术和方法,探索可持续、可推广的重金属污染农田修复模式。

  实施土壤改良,通过技术手段调整土壤结构和理化性质,降低土壤中重金属物质活性。种植蜈蚣草、圆叶遏蓝菜等超富集型植物,将土壤中的重金属“吸”出来,降低其在土壤中的浓度。“蜈蚣草的根系对砷的吸附能力是普通植物的10万到20万倍。”

  一套组合拳下来,效果初显,污染物浓度降至目标修复值以下。

  边实践,边总结。黄石筛选出蓖麻等10种超富集植物、艾草等17种安全种植植物,总结出“控源、调理、调整、修复、恢复、示范”十二字诀,将经验固化成5项技术文件。

  示范成功,大面积推广。2018年,该模式在全市1万余亩受污染农田推广,按受污染程度分类管控,遵循“宜农则农、宜草则草、宜花则花”的思路,推广水稻、玉米、花生等重金属低积累农作物。

  专家把“脉”开处方

  走进新冶钢东钢厂区,昔日机器轰鸣的场景早已消逝,只剩老工业气息浓厚的厂房、长势旺盛的树木和正在被修复的土地。

  东钢厂区建于1958年,2015年正式关停,土壤中留下大量污染。“治理面积达70余公顷,涉及土壤、水、危险废物等,是典型的大型复合性工业污染场地。”徐崇斌坦言,污染物复杂,修复难度高。

  为摸清污染情况、制定合理技术方案,黄石委托省环境科学院做场地调查,1750人次参与,调查布点379个,抽查样品1290个,采集数据24000个,组织专家评审6次;委托中国环境科学院编制场地修复技术方案,聘请国内科研院所21名专家现场指导。“保留树木和192栋重点建筑物,规划建成工业遗址公园,划定用地标准,分类施策,公园建设与污染场地修复协同进行。”

  2018年7月,中节能大地环境修复公司进驻厂区。“刚来时到处是刺鼻的气味、发黑的土壤、黄绿色的水。”项目负责人路文仲说,土壤中有24种污染物超标,需分类制定方案进行综合系统修复。

  为保留树木,技术人员为其做“手术”,“用专用的阻隔材料将污染土壤与树木隔离,再用特殊工艺把树固定”,让树木正常生长。为修复土壤,他们几乎用上行业全部修复技术,并进行升级创新。

  钢铁生产流程长,每个生产区域污染情况各不相同。“修复的关键在药剂,但用多了会产生二次污染,用少了治理效果不充分。”为让配方更具针对性,他们挖出30个基坑,每个基坑使用不一样的药剂,控制温度、药剂量进行试验。三轮下来,确定每个区域所用药剂配方。

  污染的土壤被挖出,受无机物污染的土壤以固化稳定技术用药剂处理,受有机物污染的土壤则通过热脱附技术用高温将污染物去除,处理后的土壤经检测达标后再回填。

  目前,一期200亩受污染土壤已修复完成,正等待验收。省生态环境厅已将该工程列为示范性项目,施工管理经验将在全省推广。

  实施多级风险防控

  修复污染土壤,是事后补救。要保护土壤免受污染,还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从源头严控通向土壤的污染源。

  2012年以来,黄石关停“五小”企业近千家,实现全市无“五小”企业,与52家重点企业签订土壤污染防治责任书,投资15亿元整改42家涉重金属企业,投资7.4亿元实行工业废水“零排放”。

  黄石是全国第三大PCB(印制电路板)产业聚集区,年产生涉重金属废水221万吨、污泥4089吨,土壤污染风险大。黄石引导企业实施多级风险防控,严防土壤污染。

  沪士电子是黄石第一家PCB生产企业。“生产工艺复杂,化学药品种类多、用量大,产生污染环节多。”公司环保负责人张敏说,公司生产区实行“干湿分层”,干制程工艺在一楼,湿制程工艺在二楼及以上,避免废水产生环节与地面直接接触,降低跑冒滴漏风险。

  在生产车间,记者看到,一条条管线整齐悬空架设。“污水通过管线直排到废水处理厂。”张敏说,各功能区之间的废液运输也采用这种方式,避免运输过程中同地表直接接触。

  为防止废水滴漏地面产生污染,水泥硬化路面,并用防渗材料铺设隔离层;对重点区域实施多级防控,大型储罐区采用3级防控,高浓度废水外运区、化学品及废物贮存区采用5级防控……“该风险防控方式已在9家PCB生产企业推广。”徐崇斌说,监测数据表明,企业周边土壤和水体质量总体稳定,已形成PCB行业土壤污染风险管控新模式。

  土壤污染的形成非一朝一夕,问题解决也任重道远。吴之凌说,黄石将继续按照《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要求,做好试点示范,蹚路子、破难题,为土壤污染防治提供黄石模式。(赵志刚、邹立伟)

责任编辑:朱习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