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电视问政第二场剑指服务民生突出问题

  武汉电视问政第二场剑指服务民生突出问题——

  指标考核挂钩卫生经费 市民“被签约”家庭医生

  只因家庭医生签约率关系到卫生经费,市民竟在不知不觉中“被签约”家庭医生。8月9日,武汉电视问政“期中考”第二场重点聚焦履职尽责、服务改善民生中的突出问题,相关市直部门负责人接受问政。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初,武汉市共有1545个家庭医生团队为市民提供免费签约服务。然而,家住硚口区宗关街新合社区、有着43年糖尿病史的汪婆婆,却怎么也享受不到这一送医上门的惠民服务。不仅汪婆婆签不到家庭医生,问政现场10多位市直部门负责人也没有一人表示和家庭医生有签约。问题究竟出在哪?

  在万松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工作人员拿出了近两年的签约协议书,截至目前社区已经签约了2145人。巡查员随机电话抽查了今年签约的居民,他们均表示不知情、从没签约过。

  万松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孙志纯一语道破真相:“上级对我们有这个签约率和履约率的一个考核,达不到肯定是要扣分的,影响到我们的公共卫生经费。”“签约率有水分,这个我知情。”对此,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朱宏斌坦陈,武汉市从2016年开始试点家庭医生服务,目前一般人群签约率15%左右,特殊人群达到50%。对于“欺上瞒下”、让市民“被签约”家庭医生的问题,去年以来已经处理300余人。

  电视问政特约评论员郭静认为,家庭医生“被签约”、数字有水分,看似民生问题,实际是作风问题。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欧阳康点评说,如果所有政府部门工作人员都像关心家人、朋友一样关心百姓,民生服务做好做到位就不成问题。(李源、胡弦、陆旖婷)

城市治理呼唤更加细而精

图为:直播现场,媒体记者与武汉市燃气热力集团公司董事长汪志勇对话。(倪娜 摄)

  8月9日晚,武汉电视问政第二场,聚焦如何提升城市治理水平。

  教育划片突然更改,兄弟二人被迫分校就读;电梯停摆5个月,问政前3天突然恢复运行;19个部门管不好一个窨井盖……一段段曝光视频短片,令人唏嘘不已。

  教育划片突变更,家长好烦恼

  所在社区教育划片突然发生变化,原本计划让两个孩子就读同一所小学的市民李女士,如今好头痛。

  问政短片曝光,李女士家住洪山区尚文创业城小区,家里有两个孩子。今年6月,武汉市公布了辖区就近入学的学校划片通知,小区此前一直对口鲁巷实验小学,今年突然不对口了。李女士的大儿子在鲁巷实验小学就读,计划今年入学的小儿子却只能就读关西小学。

  与李女士遭遇同样问题的学生家长有20多位,划片通知公布之后,家长们一直与教育部门协调,希望孩子仍按去年方案就读鲁巷实验小学,但未得到满意答复。

  市教育局局长孟晖坦言,对教育划片进行微调很正常,但是要打提前量,要让老百姓有所准备。“应该在春节期间就对相应区域周边的学校和社区适龄儿童情况进行摸底,相关信息要公开,要征求家长意见。”孟晖承诺,短片中涉及的20多个适龄儿童入学问题一定会得到妥善解决。今后对教育划片作调整前,要先倾听民意。

  3天4人上门仍没解决天然气问题

  天然气停摆了,拨打客服电话,3天内4名不同工作人员上门维修,问题竟然还没彻底解决。

  节目中曝光,一位市民爆料称,某天回家发现炉子点不着了,于是咨询燃气公司客服,答曰欠费了。充值后问题依旧,客服说派人上门维修。问题解决后,维修工人指出阀门存在安全隐患,建议阀门维修工更换。阀门问题解决后,维修工又称管子卡口有问题,建议管道工人上门。管子问题解决后,维修工又指出支架没安装,建议支架安装工接手处置。

  拨打市长热线,得到的答复是,燃气公司的问题只能由燃气公司解决。

  市燃气热力集团公司董事长汪志勇称,燃气维修专业分工比较细,导致出现短片中的系列问题。他认为问题是可以一次性解决的,相关部门将对工作责任进行统筹,对工作人员进行综合能力培训,“眼到手到只是基本服务,心到了才是关键”。

  19个部门管不好一个窨井盖

  短片曝光,在楚河汉街万达电影乐园至汉秀剧场3公里路段上,沿路可见各种方形电缆沟的盖板,有的已凹陷,与路面参差不齐。此外,省博物馆门口,以及解放公园路、建设大道等主干道上也有许多类似“补丁”。

  对此,市城管委主任李顺年说,全市有130多万个窨井盖,1个窨井盖有19个部门管。“城管作为兜底部门,我们尽了力,但是权属部门之间协调难度很大,暴露出我们的监管不到位,在发现、整改、督导问题的机制上做得不够。”

  不光路面打“补丁”,道路沿途也布满各种交接箱。沿香港路一直走到建设大道,全长约1.8公里,累计有联通、移动、电信等运营商的交接箱,大大小小多达75个。

  市城建委主任陈跃庆现场回应,下一步将对有条件的地方实施综合管廊改造,全部走地下;没有条件的,通过迁移、修补、美化、隐藏的方式,对各类箱体实施综合整治。(李源、胡弦、陆旖婷

责任编辑:姚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