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天门市沉湖兴富青蛙养殖农场的调查

一只蛙的创富密码

——来自天门市沉湖兴富青蛙养殖农场的调查

图为:挖捕冬眠青蛙。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近年来,稻田养蛙在我省江汉平原一些地方试水。青蛙人工养殖难度大不大?市场行情和养殖前景如何?养殖户能否从中获利?隆冬时节,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前往天门市沉湖兴富青蛙生态养殖农场一探究竟。

  错峰销售,严寒中挖捕冬眠蛙

  天寒地冻,草木枯黄。来到天门沉湖4号桥,青蛙养殖农场映入眼帘。一块块搭有棚网的方形养蛙田排列有序,望不到边。冬天里的蛙田不见明水,回形池淤泥也变得干结。

  农场场长程爱华正带着农工们,两人一组在蛙田掘土捕获青蛙。远看上去,像是在采挖莲藕。

  走近细瞧,只见农工们用锹轻轻下挖,掀开一片泥,泥块里就可剥出几只冬眠的青蛙。冬眠中的青蛙,乖得很,不动不叫。农工身后的塑料箱内,存满了刚挖出来的青蛙。“今天挖了1500斤,还不够,一位客户预订了3000斤。”程爱华说,目前田头售价是每斤十三四元。

  青蛙每年三四月份繁殖,从蝌蚪到幼蛙再长到成蛙,只需4个月时间。八九月份青蛙上市销售。10月份天气转凉,青蛙停止进食,掘洞冬眠,冬眠期一直到次年三月惊蛰。

  程爱华介绍,冬眠前捕捞青蛙很简单,一个抄网即可搞定,不必费工挖。但为了错峰上市,延长销售时间,他们特地让青蛙入土冬眠,然后在冬季陆续采挖售卖。元旦春节前后上市,能卖出高价。今年春节期间的售价就涨到了25元一斤。

  程爱华今年55岁,是天门皂市镇赵南村人。这个有水田400亩的农场是他与多祥镇农民何新富、皂市镇赵北村农民陶铁佴投资500万元合伙创办的。“沉湖地区土地平整,水源条件好,远离工业污染,适合发展青蛙生态养殖。”程爱华说,为了方便经营,他们以农场为依托,成立了万湖生态科技有限公司,采用公司+农场+基地的运作模式。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400亩基地,一半用来养小龙虾,一半用来养青蛙。

  引新品种,让青蛙改吃饲料

  养青蛙技术风险大,养殖失败亏掉本钱的例子不少。程爱华他们高薪聘请了一名大学生当养殖场技术员。

  这名大学生叫李送军,今年27岁,2012年从华中农业大学特种养殖专业毕业。他既有理论知识,也有在潜江老家养殖青蛙的成功实践。

  李送军在沉湖推行全饲料养蛙新模式,技术源自湖南。

  李送军介绍,青蛙鼓着一对铜锣眼,视觉发达,但嗅觉不发达,其本能是捕食飞虫活物,对静态的饲料颗粒不感兴趣。过去人工养殖青蛙,要用蚯蚓、黄粉虫、蝇蛆等活虫做饵料。但这些活饵成本高,难运输,难贮存,还特别容易传染病菌,导致青蛙生病死亡。

  湖南某养殖户经过4年的持续努力,选育出了一种嗅觉发达、可摄食静态颗粒饲料的黑斑蛙新品种。

  李送军引进这个新品种后,又进一步改良,还掌握了诱导幼蛙开口吃静态饲料的核心技术。

  记者看到,在农场仓库里,码放着一袋袋产自湖南的青蛙专用颗粒饲料。农场养蛙全环节使用该饲料,成本低,投喂也很省事,养蛙收益有保障。头一年开沟挖渠、搭建网棚,每斤青蛙养殖成本9元,而到第二年,养殖成本可降至6元。一亩青蛙产量一般有3000斤,利润万元以上。

  李送军还谈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蛙卵孵出的蝌蚪,最初是不分性别的,到蝌蚪变为幼蛙时,才分出雌雄,而雌雄比受温度影响。雌蛙个体大,好卖,养殖效益高。于是,他通过人工调节环境温度,进而调控青蛙性别,让青蛙雌性比例上升。

  精心呵护,天罗地网防敌害

  李送军介绍,青蛙是两栖动物,养殖基地模仿青蛙的生长环境,每个蛙田里开挖有回形池,即一米宽的环状水沟,作为青蛙的“游泳池”。水沟外围是青蛙的食台。回形池中央有小岛,青蛙吃饱游够后就上岛憩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看到,蛙田四周都设置了严实的围网,上空铺设防鸟网罩。

  冬季黄鼠狼、老鼠特别猖狂,它们晚上咬破围网到田里偷吃青蛙。“一个黄鼠狼一晚上可咬死十几只青蛙,专挑青蛙的大腿肉吃。”

  青蛙的敌害特别多,水里的泥鳅、鳝鱼、龙虾,地面上的蛇、鼠,天上飞的水鸟,都是青蛙的天敌。

  春季青蛙繁殖前,要用石灰给蛙田消毒,杀灭土里的泥鳅、鳝鱼。

  除了外忧,还有内患。青蛙最常见的病疫,是歪脖子病、腐皮病和红腿病等。对付病害,预防为主。蝌蚪培育阶段主要做好水质调控,给蝌蚪提供一个纯天然水体环境。青蛙饥饿时,还有大蛙吃小蛙的自相残杀现象。这就要求喂食均衡,量要给足。

  方兴未艾,蛙产业值得期待

  几十年前,小龙虾曾被视为“害虫”,但聪明的湖北人通过菜品创新、养殖模式创新,近年来把小龙虾做成了致富大产业,还出口创汇。去年,湖北龙虾全产业链综合产值超过700亿元。

  青蛙,人们爱吃,但却是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受利益驱使,全国各地捕杀、出售野生青蛙的现象屡禁不止。农业部门专家指出,青蛙人工养殖,不仅满足人们消费需求,还有利于保护野生青蛙。

  人工养殖青蛙前景如何?李送军认为,方兴未艾,潜力很大。

  首先,全饲料喂养技术的突破,大大降低养殖成本。其次,青蛙养殖需水量不大,一些不宜养龙虾的稻田,也能用来养青蛙。青蛙可高密度养殖,生长周期只几个月,但亩产值可达几万元,比龙虾产值高出上十倍。第三,养殖青蛙可有多种模式,除高密度精养之外,还有稻蛙、蛙菜等多种模式。李送军在潜江试过蛙菜模式,夏末秋初青蛙起捕后,蛙田种上冬季蔬菜,蔬菜长得特别好,也无需施肥。

  不过,目前青蛙的深加工还是空白,有待开发。李送军说,青蛙可加工成快消食品,还可提炼蛙油等高档产品。

  青蛙消费市场空间广阔。江浙、重庆、四川等地,青蛙消费火爆,供不应求。程爱华说,像在武汉,就有好几家专吃青蛙的店子,如“跳跳蛙”“霹雳舞”。农场的目标是建成全省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青蛙繁育、养殖、加工基地。

  作为新兴特种养殖产业,李送军希望政府层面出台扶持措施,让更多农户能够通过养殖青蛙脱贫致富。(胡祥修 谭亲璐)

责任编辑:余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