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才回家”8年接数万人才回故乡 一碗热干面的世界乡愁

  11月9日,“2019楚才回家上海站”活动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举行。早上8点半不到,在园区开热干面馆的刘阿姨,张罗了10多袋、100多斤热干面,早早地来到活动现场“出摊”。

  53岁的刘阿姨是孝感人,随儿子到上海十几年了。她说,在她的面馆,不仅很多湖北人常惦记这一口芝麻酱的味道,一些上海人也会来吃。“今天的热干面,是专门给参加楚才回家的老乡们做的。”

  现场来自武汉光谷的45家科技企业,共带去近600个岗位,涵盖5G、集成电路、软件研发、互联网、智慧医疗、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多个新兴产业领域。

  两个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张江高科与东湖高新,在“楚才回家”的活动现场,因为这一碗热干面,有了不一样的交集。

  光谷“第二总部”超80家

  招才引智,招商引资。

  今年8月,“楚才回家”北京站刚刚签下好未来、每日优鲜等13家“第二总部”,此次又马不停蹄奔赴上海,签回嗨学网、来伊份、聚虹光电等10家企业,光谷“第二总部”至此突破80家。

  自2015年互联网产业崛起以来,光谷正在成为我国互联网“第二总部”密集扎堆地区,形成独特的新总部经济。以小米、海康威视、科大讯飞、奇虎360、小红书、尚德机构等为代表的知名企业,先后将总部或“第二总部”落户光谷。

  2017年,光谷在全国率先提出“第二总部”概念,力促形成新经济集群。

  这些互联网企业的总部往往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但随着业务板块和公司规模的扩张,招人成为绕不过去的一大难题。与过去传统产业转移不同,这些“第二总部”承接的并非是低附加值业务与淘汰产能,而是全新的业务板块与研发中心。

  全国在线职业教育的龙头企业尚德机构,全国总部落户光谷短短两年时间,人员规模已突破4000人。公司首席战略官吕露说,武汉众多高校的优秀人才、特别是光谷年轻人的净流入指数,是尚德选择光谷的关键因素。“凡是一个城市的人才为净流出的,我们都不去。如果人都往外走,企业还怎么招人呢?”

  8年,数万楚才返故乡

  自2017年实施“百万大学生留汉计划”以来,武汉人才引进和留才规模不断攀上高峰。

  2017年,30万大学生选择留汉;2018年,这一数字达到40.6万人。两年间,武汉用70万年轻人的选择,证明“5年留住100万大学生”,不仅仅是一句口号。

  这些年轻人,大部分流向了员工平均年龄只有30岁的光谷。

  留得住,还要引进来。

  ——与大学生留汉的目标群体不同,“楚才回家”更多是瞄准在海内外奋斗的湖北籍人才,是在一线城市或一线企业打拼过的“北漂”“沪漂”“深漂”乃至“海漂”。

  让他们放弃一线城市的平台“回家”,光打感情牌显然不够。他们思乡,但更在意故乡的产业、企业和城市前景,是否能承载梦想。

  极验验证是光谷一家从事交互安全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每天为华为、小米、新浪微博等全球26万家网站和APP,提供超过10亿次交互安全服务保障。

  该公司150多名员工中,绝大部分是“武大郎”和“华科男”,也有从北上深的小米、腾讯、海康威视等大公司回来的楚才。

  今年27岁的雷进锋,是黄冈麻城人。5年前,他从华中科大材料学院毕业后,成为华为武汉研究所一名通信测试人员。工作了3年,他内部转岗去了上海华为,与女朋友变成了“双城恋”,买房成为无解难题。今年,为了结婚果断回汉的他,加盟极验成为安卓移动端开发工程师。“安居才能乐业,光谷的创新活力并不输京沪。”

  过去8年,仅仅通过“楚才回家”平台,从海内外纷纷归巢的“雷进锋们”,已有数万人。

  浓浓芝麻酱里是乡愁

  有人打趣说,“楚才回家”最管用的两个招才大使,一个是热干面,一个是鸭脖子。

  如果把这些年“楚才回家”肩挑背扛到海内外各地的热干面加起来,“面长”够绕地球好多圈。

  2012年12月1日,“楚才回家”首次在深圳登场。随后几年,北京、深圳、上海、杭州,“楚才回家”几乎每年以2场至4场的密集频率,频频到一线城市招才招商。

  2016年,30多家光谷高科技企业组团奔赴美国硅谷,首次大规模赴海外揽才。

  2017年,“楚才回家”奔赴英国伦敦,与当地300多名湖北籍精英,展开跨越时区的引才交流。

  2018年,“楚才回家”再度奔赴硅谷,举行数字经济硅谷专场活动,并带去十余个人工智能、云计算方面的创业项目,就地路演,吸引了150多名武汉大学及华中科技大学的硅谷校友参加。

  8年,16场“回家”推介,让四海漂泊的游子们,看到了“每天不一样”的故乡。

  从最早寻求服务外包人才,到互联网“第二总部”,再到数字经济、人工智能,乃至当前“芯屏端网”万亿产业集群,一张张企业人才招聘展台的背后,折射的是光谷和武汉不断升级的产业变迁。

  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的中国区合伙人陈轶是上海人。今年10月,他调任武汉毕马威分所,任首席合伙人。他笑称,自己是“新武汉人”。

  “目前,毕马威在中国21个城市设有23个办事处和分所,很多业务都在北京和上海。但我们发现,现在很多人正慢慢从全国各地回到武汉所。”

  不久以后,陈轶这些“新武汉人”,或许也会习惯那一口热干面的味道。而对“雷进锋们”来说,浓浓的芝麻酱里,是抹不去的乡愁。(李墨)

责任编辑:李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