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新规严把本科生毕业关

  让学生忙起来、教师强起来、管理严起来

  教育部新规严把本科生毕业关

  取消大学毕业前“清考”、严肃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完善学分制、试点双学士学位人才培养项目、推进跨校联合人才培养、完善教师考核评价……教育部近日印发《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 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推出22项举措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其中多项举措湖北已有高校探索并实践。

  严把考试和毕业关

  这22项举措涉及教学管理、教学制度改革、教师评聘考核机制等多个方面,最引人关注的当属“严把考试和毕业关”。《意见》指出:完善考核评价机制,通过建立过程性考核与结果性考核有机结合的学业考评制度,坚决取消“清考”,严肃处理各类毕业设计(论文)学术中的不端行为,严格毕业要求,严把学位授予关,健全人才培养质量过程监管制度。

  十年寒窗苦,一入大学松。近年,大学生“严进宽出”现象频频被诟病。质量提升是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核心。为全面提升本科教育教学,让学生忙起来、教师强起来、管理严起来、效果实起来,教育部多次提出相关意见,全国多所高校也相继出台规定保证大学生“严出”。今年,清华大学出台新规“学位论文抄袭可开除学籍”更是体现了该校从严治学的决心。

  早在2014年,湖北少数高校开始取消补考和“清考”制度。此后,对学分不达标的学生,有的高校还直接要求降级、退学。去年,华中科技大学18名学生因学分不达标从本科转为专科,引发热议。湖北工业大学、湖北汽车工业学院也对多名不达要求的学生进行了降级、退学处理。

  在采访中,多名高校师生对于“严把考试和毕业关”表示“赞成”“接受”。有些学生还提出,希望学校在教学中能够严格进行督促,而不仅仅只是“严”在最后一关。

  此次教育部还强调了“加强学生体育课程考核”,不能达到《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合格要求者不能毕业。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了解到,湖北多所高校在这一点上也已落实。

  落实教授为本科生上课

  人才培养为本,本科教育是根。22条举措中,“健全教师考核评价制度”中提出:切实落实教授全员为本科生上课的要求,让教授到教学一线,为本科生讲授基础课和专业基础课,把教授为本科生的授课学时纳入学校教学评估指标体系。

  这也并非教育部首次强调“教授为本科生上课”。高校教师的第一身份是老师、第一工作是教书、第一责任是上课,但许多高校都存在教授不给本科生上课的情况。此前有媒体披露的60所教育部直属高校2016—2017学年本科教学质量报告显示,其中23所高校教授给本科生上课比例低于80%,30多所高校教授上课门次不到总量的四分之一,仅有极少数高校接近实现教授全员上课。

  记者从武汉大学了解到,近年来,该校严格落实教授上课制度,引导国家级人才为本科生上课,特别是上基础课和专业平台课程。在考虑生病、出国等特殊原因后,对教授为本科生授课率未达100%的学院(系),按未主讲本科课程教授人数,依据学校教师专业技术岗位聘任办法规定的学时数,从学院(系)事业发展奖励中扣减相应绩效。2017年,各教学院系教授为本科生授课率已达97.91%。

  在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为本科生上课比例也逐步上升。目前学校已建成近200个责任教授团队,以建设深受学生欢迎的高水平课程为目标,大力推进教学方法改革,引导学生自主学习和主动实践,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实施学生综合评价,提高教学效果。

  比如,程时杰院士一直坚持给新生讲授《电气工程导论》研讨课,将思想引领融入和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陈孝平院士坚持为本科生讲授《外科学》总论,将“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的人文精神融入到课程教学过程中;国家“万人计划”教学名师余龙江教授长期工作在本科教学一线,于2013年率先开展“翻转课堂”教学方式实践,其深入浅出、探究式的教学方法以及全身心投入的教学热情深得学生好评;微积分“女神”吴洁教授30多年来一直承担着高等数学课程的讲授,年均学时300个以上。(方琳 孙巧岩)

责任编辑:刘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