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修复 让土壤的健康好起来——土壤污染防治调查

  随着绿色发展理念深入人心,湖北农用土壤修复的范围和速度不断扩大。连日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访十堰、襄阳、荆门、黄石及武汉等地,所见处处热情高涨,尤其是土壤肥力下降导致减产的农民,支持耕地修复已成为他们的自觉行动。

  土壤修复,我省走在全国前列

  早在2006年,十堰市郧县(现郧阳区)就着手土壤重金属监测,2013年争取中央专项资金对含铬污染土壤“刮土疗毒”,推行生态村建设,确保南水北调核心水源区安全。

  在国务院2016年5月公布《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土十条”)之前,我省2015年5月就通过了《湖北省土壤污染防治条例(草案)》,成为全国试点。各地纷纷出台土壤污染防治计划,谷城、当阳、松滋等地均有大型项目上马,襄阳土壤Cd、Pb污染植物修复技术引起全国关注,大冶栖儒村和柯湾村一处283亩含镉、砷污染农田修复被“土十条”明文列为全国六大土壤污染综合防治先行区之一。

  社会各界也纷纷参与。2016年11月,我省成立全国首个由6所高校、5家企业、3家研究院组成的土壤及地下水修复产业联盟,2018年又成立湖北农田修复产业联盟。荆门走得更早,2015年就推动土壤修复产业园建设,依托华中农大成立了湖北农谷畅响土壤修复科技股份公司,实施全域土壤修复。

  执着攻关,“教授公司”夙兴夜寐

  畅响公司位于荆门市屈家岭,77岁的董事长李卫武日前精神矍铄地带记者参观该公司培育的“花花草草”,镉污染富集植物三叶草、佛珠吊兰,砷污染富集植物蜈蚣草,铬污染富集植物美人蕉……最叫绝的,是名为“稻谷镉污染叶面阻控剂”的药剂,在稻谷抽穗前喷它,稻秆叶里的镉就阻住了,不上移,谷穗安全无污染,这是该公司核心技术之一。

  李卫武是华农教授、经济学家,1988年主编《农村发展经济学》被全国农业高校用作教材,后转攻农业生物科技。“万物生于土,食从土中来。”他说,“土壤安全关乎土质、民生以及国之繁荣。”2015年受邀来荆门,他和4位平均年龄76岁的老教授、10名硕博青年一起,创建全国首个以土壤修复为主业的农业环保专业公司。“千年龟,万年土!”李卫武说,“形成1厘米土壤,需要180年左右啊!”却因重金属元素、酸沉降、过量化肥农药等等,全国耕地1/5受污染,“我国耕地不足全世界一成,化肥使用却占近四成。”

  土壤修复手法多,生物修复最有前景,它成本低,修复费用仅为工程修复的5%-10%;土不用搬来搬去,原位修复,无二次污染。他和团队潜心钻研,培育出富集重金属植物126种,占世界已发现的1/5;已创27项国家发明专利,应用到钟祥150亩砷污染修复项目、大冶尾矿污染生物修复项目、荆门5.2万亩土壤修复和改良项目等,效果很好。“这是一件对子孙后代很重要的事,我虽然不年轻了,还要加油!”77岁的老人爽朗地笑。

  众志成城,大地肌肤凝脂温香

  钟祥胡集镇虎山村150亩砷污染耕地,水稻曾降至400斤/亩,经生物修复后,去年每亩产值提高50%,农民增收30%。

  2017年底,宜城市斥资1.1亿元对“病了”的20万亩耕地实施生物修复,年均提高有机质0.2个百分点,减少化肥用量10%。如今,孔湾镇3万亩娃娃菜又俏了,小河镇大米产量提高了30%。流水镇农业干部徐广云说,闻名全国的“流水西瓜”因使用过量化肥一度没人买,现在又火了,今夏行情上涨了逾30%。

  大冶市金湖街办283亩镉、砷污染农田,2015年开始农艺修复、植物修复和化学助剂修复,耕作层中镉、砷的含量现已降至修复目标值以下,农作物已可安全种植,水稻亩产已达大冶正常水平(1600斤左右),农民每亩增收约1500元。金湖街办农业干部陈新泽说,每一季丰收均作大比例抽查质检,达标率100%,可安全食用。

  在武汉,硚口区将土壤修复与水环境保护结合,打造出水土共治典型,原化工区正在变成依江而兴的“净土绿轴”。江夏区、东湖开发区包括岱山、紫霞观、北洋桥等简易垃圾填埋场的生态修复,正在加速推进。

  李卫武透露,江夏区最近邀该公司将法泗街1286亩农用地重金属治理作为修复试点,他们采用最新的绿色环保联合修复技术(植物+微生物),投入少、速度快、效果好,“试点一验收,江夏耕地修复保护即可全面铺开,绿色联合修复技术在全国都将产生示范效应!”(刘振雄、郑新涛、程良友

责任编辑:姚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