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区构筑两江“清爽岸线”

  4月8日傍晚。原汉口四官殿码头,一片寂静。

  两名市民静静地坐在长江边临水台阶上,看上下穿梭的航船、听拍岸的阵阵涛声,尽情享受这美丽的宁静。“好一幅动人画卷!”此情此景,让姚峻无限感慨,几个月的艰苦努力,长江岸线开阔、清爽多了!

  挂图作战

  去年12月,武汉市启动港口码头岸线资源优化调整行动,构筑长江、汉江核心区清爽岸线,以迎接世界军运会。姚峻从城管部门抽调,成为江汉区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

  按照优化调整方案,3月24日,四官殿码头被拆除。码头原来的喧嚣嘈杂,变得宁静;原拾级而上的码头台阶,变为市民观景平台。

  这天起,姚峻下班前都要来到这里,瞭望长江的壮阔。他说,能为长江大保护、为军运会做点工作,是一生的自豪。

  江汉区指挥部办公室,设在四官殿码头右首一栋二层简易小楼里。这里原是防汛用房,简陋拥挤。姚峻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全市部署会结束,区委区政府就迅速成立了指挥部及4个分指挥部,将任务分解到4个街道办事处,挂图作战,按时间节点督导推进。

  江汉区段岸线长2.13公里,其中长江岸线1.16公里,汉江岸线0.97公里。姚峻说,“两江”在此交汇,是码头岸线资源优化调整核心区的“核心”,时间紧、工作任务重。

  记者看到,指挥部办公室墙上,工作清单、码头示意图、工作进度图,醒目提神;倒计时牌上硕大的数字,时时警示着每名工作人员。“截至目前,已完成16个码头的优化调整,27艘趸船迁出核心区,率先完成长江岸线治理工作。”姚峻说。

  标杆示范

  江汉区码头优化调整,涉及对象主要是货运、公务、旅游类码头,其权属单位复杂、层级高。既要达到目标,又不能影响生产经营与公务,这考验着指挥部工作人员的担当与智慧。

  深入调查与摸底,指挥部选择货运码头为标杆示范,以此推动工作加速进行。

  优化调整对象中,有货运码头8个。其中,鄂航4、鄂航5、鄂航6码头,权属单位为华中航运集团,系市属国资企业。指挥部主要负责人、江汉区政府区长李湛、副区长彭勇军带队多次深入企业,倾听意见和建议,实地查看码头岸线情况。组建评估师、律师、审计师、测绘师团队,科学评估企业资产。

  细致周到的工作,争取到企业的积极支持与配合,指挥部率先与华中航运集团签订框架协议。3月下旬,鄂航4、鄂航5、鄂航6码头先后拆除,趸船全部迁出长江核心区。

  这是武汉市第一个完成码头优化调整的企业,起到标杆示范作用。到4月3日,汉港十一、汉港十六、汉港十七、汉港十八等货运码头,四官殿旅游码头,武汉港十四公务码头,也先后完成拆除工作,码头趸船等设施全部迁出,做到船走岸清。

  鄂航6码头是华中航运集团旗下华中水下工程公司水上应急救助基地。公司总经理王斌说,为军运会提供优美环境,公司积极配合码头优化调整工作,认真做好职工工作,职工从不理解到主动配合,充分体现了国企的大局意识与政治担当。

  民企情怀

  汉江船厂,一家民营企业。船厂码头紧挨集家嘴客运码头。红火时有职工600多人,是汉江下游最大一家民营船厂。如今,衰落到只剩趸船,哪里接到修船的活,就派人去哪里维修。

  尽管如此,它仍然维系着30多人的生计;而且,还是厂长袁恿腾一家两代人的情感依托。

  汉江船厂原是江汉区劳动服务公司所属大集体企业,由袁恿腾岳父朱福详一手创办,专门安置回城知青。2007年,袁恿腾接手厂长,2009年船厂改制为民营企业。2013年,汉江两岸进行整治,汉江船厂只保留趸船,用来加工配件和办公。

  起初,指挥部将汉江船厂预判为“难啃的硬骨头”,甚至做好了强拆预案,但结果却出乎预料地顺利。

  满春街分指挥部王勇介绍,双方甫一接触,船厂提出了期望值较高的诉求——与实际资产评估值差距甚大。经几次协商,船厂方面态度发生转变。

  为进一步打消船厂疑虑,指挥部专门请来律师,为船厂提供政策法律咨询、参与协商。3月底,袁恿腾做通船厂其他3个股东的工作,与指挥部签订了拆除框架协议。

  双方还在协商具体补偿协议时,船厂就主动拆除了码头。那天是4月3日,上午10时,汉江船厂的趸船被拖船拖离码头,迁移到汉川处置。袁恿腾久久站在岸边不忍离去。他告诉王勇,为了军运会,为提升城市形象,拆除这些衰落、破旧的老码头,企业应该配合支持。(李先宏、朱素芳)

责任编辑:朱习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