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玉版“越王勾践剑”惊艳亮相

  9月15日,“让文物活起来——博物馆馆藏国宝再造工程之‘越王勾践剑’新闻发布”于湖北省博物馆举行。三位艺术大师穷其毕生技艺,突破材料、工艺、创意多重困难,匠心创作的和田玉版及纯铜版“越王勾践剑”首次亮相。

  越王勾践剑被誉为“天下第一剑”,集当时先进青铜冶炼技术于一体,纹饰精美,历经2400余年仍不锈不腐,亮相《国家宝藏》等众多文博节目后,更是成为网红,“圈粉”无数。

  再造版“越王勾践剑”,由湖北省博物馆授权监制,玉雕大师袁广如、袁霖父子,沈广隆剑铺第四代掌门人沈新培全力创作而成。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袁广如坦言:“玉雕讲究神韵的展现”,“以和田玉再造天下第一剑,对我来说挑战性极大”。中国玉石雕艺术大师袁霖介绍,最困难的还是选料,由于剑较长,对玉料的要求极为苛刻。剑身通长55.6厘米,意味着需要几吨大型和田玉为运料,不断切割、打磨制作,雕刻工程中出现水线、裂痕,就要舍弃,成型十分不易,成品率不到百分之十。加之剑身过长且需雕刻上百菱形纹,容易断裂,只有玉质足够细腻的和田玉才可进一步细琢。制作过程中玉剑曾断裂多次。最终推出和田玉白玉版、碧玉版、青玉版“越王勾践剑”,其中,和田白玉版目前仅做出一件。

  浙江沈广隆剑铺曾为多国领导人作剑。国家级非遗龙泉宝剑锻制技艺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沈新培,为再造越王剑,研究、仿制耗时十几年,数次跑到湖北省博物馆观看越王勾践剑,对其外形、色泽、花纹烂熟于心,攻克许多难题,最终按材质、型制1:1成功仿制国宝。

  沈新培介绍,铸造难度具体表现在:剑锋与剑身铜锡配比不同,需反复对比、反复试验,很费时间;剑柄上仅0.2毫米的同心圆比现代技术毫不逊色,凭借双手上百次的改变方法和模具才完成;剑身菱形花纹制作难度大;铭文制作要结合“失蜡法”;形似的同时,追求神似更难,需制作“包浆”,让其外表、色泽看上去与真剑更贴合。

  多位文博专家高度肯定“越王勾践剑”再造意义,称其集国宝文物、大师、珍稀和田玉、顶级技艺于一身,在借鉴古人的艺术思想、工艺特点、技法运用等前提下,推陈出新,使得千年古韵和现代审美有机结合。(海冰、孙夏)

责任编辑:李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