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镇扩权,能否破解“小马拉大车”

强镇扩权,能否破解“小马拉大车”

——三问湖北省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1)

  编者按

  基层政权最靠近群众。如何适应经济发达镇工作特点和便民服务的需要,探索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为城乡融合、乡村振兴提供保障?

  我省自2012年起,在33个经济发达镇开展了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近期又印发《关于深入推进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出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建立与经济发达镇发展水平相适应的行为规范、运转协调、公正透明、廉洁高效的基层行政运行机制和政府管理方式。

  从“试点”到“改革”,6年探索沉淀了什么?6月上中旬,记者赴部分试点镇探访,推出3篇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骆驼回归!上午参加县里的项目协调会,一直到中午12点半。”

  6月12日下午,谷城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石花镇党委书记任绍文,接受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采访时难掩心头激动。

  根据骆驼股份年报,公司规划在谷城投资建设新能源动力电池梯次利用及再生产业园。

  探寻经济发达镇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逻辑,“骆驼”仿佛是一面天然的镜子。

  生于斯,长于斯,骆驼却在上市前外迁——

  一家企业的选择,折射“强镇扩权”诉求

  石花,谷城县经济三分天下有其一,楚天名镇。

  骆驼股份,全国汽车蓄电池行业龙头企业,前身为上世纪70年代在石花开办的一家街道小型电器修理厂。

  随着事业发展,2010年,“骆驼”主要生产研发迁往襄阳。次年,成功上市。

  企业经营迅速向海内外扩张。年报显示,2017年,骆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6.18亿元。

  尽管注册地仍在石花,但公司如今在老厂区仅保留一家制造电池外壳的工厂。“第一纳税大户的流失,对石花影响巨大。”2012年,我省在33个经济发达镇开展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任绍文坦言,相比襄阳同时入选试点的枣阳市吴店镇,石花镇综合实力曾有一定优势,但随着此消彼长,双方现在基本难分伯仲。

  对于公司为何搬迁,任绍文与骆驼集团董事长刘国本曾有过一次对话。“譬如融资,要从镇一级的金融机构向县级、市级逐层申报,不知道要踏过多少门槛。到了大城市,可以一步到位。”刘国本的回答很实在。

  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小马”拉不动“大车”了。

  地方经济发达到一定程度,传统的管理体制与之不匹配、不适应,必然产生矛盾。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对吸纳人口多、经济实力强的镇,可赋予同人口和经济规模相适应的管理权。

  “管理‘隔离层’过多、资源整合能力不足、吸附能力不够,这些问题必须通过不断深化‘强镇扩权’来解决。”任绍文说。

  省编办市县处处长罗静梅介绍,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近日发布《关于深入推进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就是为了进一步创新构建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建设现代新型城镇,示范引领城乡融合发展。

  “乡村振兴,最核心的是产业兴旺、治理有效。这次改革的核心是扩权,赋予经济发达镇部分县级管理权限,增强辐射带动作用,避免乡村‘空心化’。”罗静梅表示。

  破解行政功能与经济功能“两张皮”——

  “镇区合一”,一马变双马加速跑

  黄梅小池,与江西九江隔江相望。“曾经,化工产业是小池主导产业。如今,为了拆迁关闭5家高污染企业,镇里却付出2亿多元代价。”黄梅县委常委欧阳水平说。

  他兼任了两个职务:小池滨江新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小池镇党委书记。

  2012年,小池被列入我省经济发达镇行政体制改革试点后,镇党委、镇政府与小池滨江新区党工委、管委会实行“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创新管理。“镇区合一,社会管理以镇为主,经济管理以新区为主,避免职责交叉,促进统筹发展。”“一马变双马”,同向而行形成合力。借湖北长江经济带开放开发“桥头堡”、全面深化改革示范区建设的东风,一池春水被激活。

  几年来,小池年均引进项目20余个。2017年,该镇GDP占全县42.5%,财政收入占全县四分之一。

  过去,乡镇与开发区、行政功能与经济功能“两张皮”问题,制约产业经济健康发展。

  省编办有关负责人介绍,全省已有11个省级开发区在试点镇党委、镇政府与开发区管委会推行“镇区合一”管理模式。

  同时担任石花星火技术密集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的任绍文说,骆驼回归,一是乡情乡音的召唤,二是地方行政效能提升、营商环境的优化。“跳出镇域谋发展。石花开发区将向外拓展空间,与县经济开发区对接相融,迎接市场的选择。”2017年,该镇招商引资42亿元,同比增长13%。

  体制机制创新,不止于此——

  综合设置党政内设机构、推行一体化政务服务;扩大组织人事管理权限;享受省“四化同步”试点规划编制、用地政策、专项资金等支持,整合利用政策资源;扩大管理权限,各试点镇第一批共扩权1977项……

  镇还是那个镇,人还是那些人。“强镇扩权”,活力更足、动力更强。

  近几年,试点镇经济总量年均增长速度大多超过20%,普遍高于当地平均水平,25个试点镇公共财政收入进入全省百强。

  优化基层治理体系,给群众更多获得感——

  扩的是权,更是沉甸甸的责

  经济发达镇,大多数也是人口大镇。

  强镇扩权,迈向现代新型城镇,意味着乡村治理的流程重塑。“马”与“车”,在新的大循环里再寻匹配。

  对于群众,面对的办事窗口,从遥远的“县”变成了家门口的“镇”乃至“村”。“过去,镇上超市在门口办商演促销,参加人数不足百人,还得提前到枣阳市区审批备案,在文化、城管、公安等部门跑一大圈。”

  枣阳市吴店镇镇长、吴店工业园管委会主任王炜峰说,扩权才能减少中间环节,提高行政服务效率,为老百姓节约办事成本。

  相比审批权,罗静梅更关注的是执法权。

  她认为,下放执法权,使发达镇权责对等,才能真正改变过去基层政权“看得见、管不着”的局面。

  目前,我省33个试点镇均已设置综合执法机构、便民服务大厅,作为下放的县级管理权限的具体承接机构。

  对于政府,扩的是权,更是责。“权责整合,不能形成真空、留下盲区。”宜昌市夷陵区龙泉镇镇长李发兵建议,改革配套功能要持续完善。譬如,目前采取镇与县有关部门签订委托执法协议的方式,管不了长远,赋权才是根本。

  对此,罗静梅给出肯定回应:这次改革,已经不再是“试点”。扩权后,经济发达镇的镇政府将名正言顺成为权力实施主体。“经济发达镇可以选择性接纳省里最新公布的放权指导目录,不求大而全,力求‘接得住、用得好’,给群众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周志兵 陈会君 徐昊)

责任编辑:李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