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紧箍咒”倒逼陶瓷业强身健体

  因为环保倒逼,湖北陶瓷到了一个转型的十字路口。

  1月18日,湖北陶瓷工业协会2017年年会暨湖北陶瓷工业发展论坛在当阳举行。论坛上,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常务副会长缪斌表示,环保税已经开征,一些“糊涂认识”一定要澄清,国家环保治理只会越来越严,绝不是只刮一阵风。要么退出行业,要么投钱搞环保。

  绿色转型

  “擦亮”湖北陶瓷

  “早转型早主动。”湖北省陶瓷协会会长吴全发说,在绿色生产、智能制造的引领下,湖北陶瓷产业集中度更强,由过去的5个产区整合为现在宜昌、黄冈两大产区;产品品质发生蝶变,逐渐走出“有产能没品牌”的尴尬,瓷片、抛光砖、外墙砖等大路货出现大幅度下滑,附加值高的抛釉砖、仿古砖大幅增长。

  2017年,全省陶瓷砖产量5.07亿平方米,占全国总产量的3.72%,居全国第八位;卫生陶瓷产量2100万件,占全国总产量的9.32%,居全国第四位。全省54家规模以上陶瓷企业的118条生产线完成产值270亿元,同比增长17%。

  绿色制造

  一个理念的演化

  19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来到位于当阳建筑陶瓷工业园的湖北豪山建材有限公司,只见厂区的空地上建起了草坪和花坛,虽是隆冬季节,却绿树葱葱,鸟声清脆,占地850亩的豪山公司,空气清新,地面看不见垃圾。

  “这在以前简直不敢想像。”缪斌说,头顶“三高”(高污染、高能耗、高排放)帽子的陶瓷卫浴行业向来给人的印象是烟囱林立、浓烟滚滚,而今,科技创新,领跑陶瓷业“绿色制造”。

  当阳建筑陶瓷工业园设立于2009年,这个连续9年被我省确定为重点成长型的产业集群,目前有陶瓷及配套企业25家,其中陶瓷生产企业16家,生产线53条,产能占湖北建筑陶瓷的70%以上。2017年,25家陶瓷生产及配套企业共完成工业总产值71.9亿元,占当阳工业总产值的8%。

  当阳承接陶瓷产业转移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会不会带来环境的污染?当阳市委、市政府如此回答: 承接沿海陶瓷产业,绝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要金山银山,更要青山绿水。

  走进当阳建筑陶瓷工业园,16家陶瓷企业各有节能减排招数。宝加利公司投资1200万元自主开发酚水处理技术,每天处理酚水100余吨,无一吨外排。鑫来利陶瓷,利用现有砖渣及煤粉制作蒸压粉煤灰标砖,从根本上解决陶瓷生产企业固废处理难题。凯旋陶瓷新上4条生产线全部采用自行研制的“清洁煤气自动化系统”,可脱硫、回收煤焦油、供气,废气做到零排放。

  当阳建筑陶瓷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刘跃进说:“2017年共投资1.5亿元,对园区内所有窑炉及干燥塔全面实施窑尾脱硫和干燥塔脱硫脱尘技术,实现达标排放。今年将与北京澳柯公司合作,采取先进清洁煤制气技术,建设集中供气项目。”

  机器换人

  一股热潮在奔涌

  穿西装、打领带,工人在舒适的空调控制室里轻按按钮,就能完成从配料到自动打包入库整个生产过程的控制。这样的陶瓷生产场景即将在浠水县出现。

  2017年8月,新明珠集团与浠水县签约,收购星际陶瓷公司,计划投资23亿元在浠水县建16条陶瓷生产线,目前已完成3条。新明珠是全球最大的专业生产陶瓷墙地砖及卫生洁具的现代化企业之一,拥有5个专业化生产基地。公司提出浠水生产线“两个不开工”目标,即达不到国内一流标准不开工、达不到环保部要求不开工。“当前,陶瓷行业面临两大尴尬:一是招工难,二是企业净利润增长难。陶瓷行业正面临淘汰落后产能、重新洗牌、战略调整的大变革。”省陶瓷工业协会秘书长李文聪说,许多陶企纷纷向着工业4.0迈进。

  在当阳锦汇陶瓷公司,记者看到,在刚投入运营的陶瓦机器人智能包装生产线上,机械手灵活地进行定位、抓取,然后猿臂轻舒,提升、旋转,将一摞摞陶瓦码放得整整齐齐。过去,这项工作需要数名身强力壮的员工人不离岗地连续作业。公司办公室主任李春林说,该生产线投资170万元,由湖北三江航天万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研发。原来80多人两班倒的生产线,现在只需30人,缓解了用工压力。“全力推进陶瓷生产线智能化改造提档升级项目。”刘跃进说,当阳已同万峰科技公司达成协议,用3年时间对当阳陶瓷工业园区53条生产线进行全方位智能化改造升级。“智能化是陶瓷行业的一场逆袭。”李文聪认为,陶瓷低端市场堵塞拥挤高端市场顺畅空旷,机器换人不但解放相应生产环节的人力,还能提升产品质量、提高生产效率,使我省陶瓷产品向高端市场迈进,使陶瓷企业在转型升级的路上大步向前。(陈岩、舒畅

责任编辑:姚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