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狠刹“无事酒”

  春节前后15天,参加了10余场“人情宴”,贺喜背后是苦笑;辛苦打工一年,赶礼出“人情费”,腰包掏空了一半;明明囊中羞涩,还要买来高档烟酒,只为撑场子“不丢面儿”……近年来,神农架部分乡村的人情风越刮越歪,“无事酒”成了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刹“人情歪风”,向办“无事酒”宣战。神农架林区利用红白理事会,破除陈规陋习,杜绝各种形式的“找事宴”,赢得群众点赞。

  “人情大于债”

  “以前每逢春节都‘头皮发麻’,必须人到情到,畸形人情消费愈演愈烈。”家住神农架林区松柏镇的张阳说,去年春节,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十五,他参加了10余场酒席,涉及结婚、寿礼、乔迁、建房等,人情费都是300元起步,高的达1000元。

  红白喜事、升学宴、谢师宴、参军宴、满月宴、建房宴、装修宴,还有逢五逢十生日宴等,仅仅是“常规动作”。更有甚者,衍生出怀孕的“保胎酒”、出狱的“洗心革面酒”、没考上大学的“安慰酒”……

  翻开家里的礼本,松柏镇盘水村村民向英发现,去年光人情礼金一项就花费4万多元。“俗话说‘人情大于债,头顶锅儿卖’,人情礼金水涨船高,以前100元起步,2017年以后就是200元起步,关系稍微亲密的500元起步,这些人情债还不能躲。”

  当地还有一个习俗,主人家只要有一个亲戚在某个村的,他请客时就会通过亲戚把这个村子的人都接上。“去年,有一家请吃酒席的我们连主人家是谁都不知道,但是考虑到他有一个亲戚在我们盘龙村,所以只要接了都要去,这种不认识的,礼金通常都是200元。”向英说,村民办酒席喜欢挑日子,好日子里一天赶3场是正常事,人可以不到场但是礼金一定要送到。

  “吃酒送礼——负担加重——自己办酒收礼——再吃酒再送礼”,这样的怪圈开始循环。部分村民不得不绞尽脑汁找办酒名目,办各种“无事酒”。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村民中大多数有停止办酒的想法,都知道继续下去只会花更多钱,但都不愿带头抵制,因为怕“伤了感情,还被人笑话”。

  狠刹“人情歪风”

  “我因收入微薄,实在无法承担太多应酬。即日起凡属丧葬、嫁娶之外,郑重告之,所有一切酒席拒绝参加,望各位亲朋好友、父老乡亲多多理解,实属抱歉。”6月10日,在村“两委”鼓励下,松柏镇松柏村村民但炳南在公告栏贴出告示,村民纷纷跟进。

  今年3月28日,神农架林区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农村“无事酒”治理工作,要求推动移风易俗、破除陈规陋习、减轻群众负担、树立文明新风。

  5月31日,神农架召开“无事酒”专项治理推进会总结交流经验,通报进展及督查情况,对存在的问题和下阶段工作提出具体要求。

  林区部分乡村大力推行村民自治,由村庄德高望重的老党员、老教师、老干部等主导,成立红白理事会,建立专业的志愿者队伍,制定村规民约,协助村民规范办酒。“各位亲朋好友:原准备为妻子举办的生日宴,经木鱼镇党委政府对移风易俗政策的解读和劝导后,我决定响应号召予以取消,感谢大家的理解和祝福!”6月4日上午,正准备前往酒店参加王某妻子生日宴的木鱼镇居民收到信息,纷纷改发短信和在朋友圈为其留言送祝福。

  据神农架林区党委宣传部文明办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中旬,林区宋洛乡已劝阻“无事酒”11起,阳日镇发生并处理“无事酒”3起、劝阻6起,木鱼镇发生并处理3起“无事酒”、劝阻3起,松柏镇劝阻“无事酒”3起,新华镇发生并处理“无事酒”2起、劝阻1起,大九湖镇发生“无事酒”3起、劝阻2起、核查1起,下谷乡劝阻“无事酒”3起,红坪镇劝阻“无事酒”1起,动不动就办“无事酒”的“人情歪风”得到有效遏制。(翟兴波、王欣)

责任编辑:李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