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三”重大生态工程钟祥模式解析之二

  一场从面子到里子的变革

  ——“四个三”重大生态工程钟祥模式解析之二

  “四个三”重大生态工程,如何上接天线、下接地气、中间符合地方实际?“农户看,地方干。”光靠政府一方的努力,显然是杯水车薪;

  单靠设置一种模式,显然无法推广和复制。

  钟祥市另辟蹊径——既唱“独角戏”,又打“组合拳”;既整好“面子”,又做实“里子”,将“四个三”重大生态工程融入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一场掀起农民生产生活方式变革的战役正火热开展。

  就地取材留住“乡愁”,成本大幅降低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这是千百年来人们心中的美丽乡村。

  然而,不少地方“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家里现代化、屋外脏乱差。”加上厕所简陋,臭气熏天,蚊虫叮咬,乡村振兴“千根线、乱如麻”。

  钟祥市客店镇从解决厕所问题入手,选择在离集镇最近的明灯村做农村家庭生活污水处理实验,采取“厌氧发酵+砂石过滤+植物吸收”模式,把农户厨房、厕所、猪圈的污水收集起来处理。不仅让厕所不臭了,还解决了山区天干缺水浇菜地的问题,建成后像个小景点。

  试点成功了,如何复制推广?政府财力有限,农民钱也不多,如何找到上下接受、搞得起的路子?

  旧砖旧瓦、杂条木桩、石槽卵石,可以再利用;熟悉乡亲们的本地工匠,是改造的“大师”“能人”!

  不盲目追求“高大上”,更不随意粗制滥造,客店镇按照就势造景、就地取材、就近创业的思路,随坡就湾布景,用旧砖旧瓦做成庭院小花墙,用旧檩条杂木桩做成路灯杆和围栏,用山上的块石河沟的卵石铺成乡间小径……不仅原汁原味地留住了“乡愁”,还大幅度降低了建设成本。改厕、污水处理单户成本4000元,联户每户成本1000元以内。

  自己的家乡自己建。施工过程中,一批木匠、瓦匠、书法能人、污水处理师傅应运而生。小到椅子大到亭子,都由本地工匠动手制作。他们最懂农村,作品散发着乡土气息,又奇思妙想,连过去喂猪的石槽都摇身一变,成了拙朴典雅的面池。

  以南庄村为起点,客店镇开展全域美丽乡村建设。如今的客店,更多的村庄正在像南庄村一样,田园变乐园,农房变客房,产品变礼品。

  吃上“美景饭”,幸福指数步步高

  攻坚“四个三”重大生态工程,“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的田园美景又回来了。

  环境变美了,人心热乎了。各村镇纷纷在“美景饭”上巧动心思,百花竞放。

  南庄村呵护千年对节白蜡群,打造“对节千年,钟爱一生”的“对节人家”。“对节人家”客栈标准客房,单日房价竟卖到588元,而且供不应求。

  明灯村在村头池塘边书刻二十四节气的石头,利用闲置的犁、耙等农具,还原“田园人家”。游客听着“犁耙水响”、就着田园风光,边喝茶,边体味乡愁。

  赵泉河村打造擂鼓台、姜太公钓鱼处、老观寨等小景点,再现“笑谈封神榜,醉卧岁月长”的封神文化村。在边角地发展花卉苗木产业,添绿又增收,“地角经济”成长起来。

  邵台村依托百亩田园、幽静古道,打造以“七彩乡村、守望田园”为主题的田园文化村。

  客店美如画,乡愁浓似酒。留住青山绿水,换来金山银山。2017年,客店镇迎来75万名游客,旅游总收入超过4亿元。南庄村先后被评为湖北省绿色示范村、湖北省绿色幸福村、湖北省旅游名村。

  告别“涂脂抹粉”,青山变成金山

  栽好梧桐树,引得凤凰来。社会资本纷纷来到钟祥广袤农村。

  南庄村支书郭丁山说,村里通过公司化运作,引进社会资本1200多万元,兴建铁皮石斛、大棚果蔬、吊瓜等三个基地,其中铁皮石斛、吊瓜等亩产效益平均都在8000元以上,户均增收5000元以上。

  本地老板张崇理,2015年前一直在外做建筑生意。看着家乡越来越美、人气越来越旺,他回乡投资600万元,流转土地种植100多亩铁皮石斛,亩产效益过万元,带动村民纷纷种植。

  山里废弃的树根、树蔸,以往当柴烧。一位外地客商发现商机,在南庄村建高端苗木花卉特色种植基地,村里10多位贫困人员在苗木基地从事园艺修剪,种植对节白蜡,每人年收入3万多元,迅速脱贫。

  赵泉河村旗鼓台11户人家,每家投入5万元,多的达20万元入股,引来3家公司投资千万元,建设露营地等乡村旅游项目。

  荒山增绿又增值。浙江仙居商人林永忠在长滩镇先锋村承包5000亩荒山种植仙居特产——杨梅。如今长滩镇已经是全省最大的杨梅种植基地。今年第二届杨梅节吸引游客20万人次采摘体验,带动周边农户发展农家乐20余家,提供务工收入过百万元,杨梅产业产值近亿元。“美丽乡村不是‘涂脂抹粉’的比拼。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引导村民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有了这样的‘里子’,我们的美丽乡村才会更有面子。”钟祥市委书记林长洲说。(廖志慧 严运涛 周勇)

责任编辑:刘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