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变股民还有几道坎?——湖北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调查

村民变股民,还有几道坎?

——全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调查

图为:枝江市仙女镇柑橘合作社社员正在对发往各地的柑橘进行分类。(刘曙松 摄)

图为:11月,武穴市石佛寺镇魏高邑村村民魏宝庆拿到自家的股权证,喜不自禁。(胡琼瑶 摄)

  12月3日,武穴市龙潭社区63岁村民王雪英,揣着一本红红的股权证,来到社区服务中心,领取村集体分红。种了一辈子蔬菜的王雪英,摇身变“股民”,成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受益者。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农村集体资产快速增值,资产达数千万元的富裕村不在少数。这些集体资产究竟归谁所有?如何分配?深化农村改革,就是要明晰集体资产权属,激活沉睡资源,壮大村集体经济,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2015年起,我省京山、大冶、武穴等18个县(市、区),先后被确定为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探索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农村集体经济运营新机制,为湖北发展闯关、为全国改革探路。

  今年初,省委、省政府定下目标:今年底,全省所有村基本明确集体资产所有权归属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

  此项改革进展如何?有什么好的经验?还有哪些难题需要攻克?连日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跟随省农村经营管理局调研组,赴武穴、鄂州、大冶、红安等地走访调查。

  打破“玻璃门”,让村集体资产看得见摸得着

  当选大冶市茗山乡黄湾村党支部书记那一刻起,黄开村便开始琢磨一件事:如何壮大村集体经济?

  多年来,这个村集体资产是一本“糊涂账”,产权归属不清、权责不明,村集体土地界线模糊,山林、鱼池被个人低价承包长达数年之久。

  家底尚未摸清,壮大村集体经济谈何容易。村干部苦恼,村民更是雾里看花,村集体资产好比隔着一道“玻璃门”,看得见却又摸不着,看似人人所有,实则人人无份。

  农村经济社会发展迅猛,村集体资产总量不断增加。省农业农村厅数据显示,全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拥有各类账面资产1006.7亿元,平均每个村400多万元,农村集体资产已成为农村发展和农民共同富裕的重要物质基础。

  细分之下,村集体资产包括:土地、山林、鱼塘等资源性资产;厂房、商铺等经营性资产;学校、幼儿园、卫生所等非经营性资产。农村集体产权归谁所有、谁支配、谁收益等问题日益突出。

  走访了解到,不少村组干部主动找到当地农村经管部门,要求优先进行改革,特别是经营性资产较多的村,改革意愿尤为迫切。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党的十九大强调,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益,壮大集体经济。

  湖北,一直走在改革前沿。2015年,湖北被列入全国试点整省推进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当年,我省京山、夷陵、蔡甸在全国率先试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明晰农民对集体资产占有、使用和收益分配的权利。至去年,我省有18个县(市、区)进行此项改革,积累了成功案例和经验。

  跬步千里,做大“蛋糕”,也要分好“蛋糕”

  清产核资、成员界定、量化股权、建立组织,是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路径。

  2017年底,我省基本完成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562.4万份,解决了长期以来承包地块面积不准、四至不清等问题,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打下良好基础。

  按照省委、省政府要求,今年重点任务是完成清产核资和成员界定等工作。“时间跨度长,涉及人员广,利益错综复杂,难度可想而知。”不少经管部门和基层干部坦言。

  武穴市石佛寺镇魏高邑村是一个传统自然村,只有土地、山林等资源性资产。由于早期管理混乱,许多村集体土地和山林低价承包给了个人,并签订30年至50年长期合约。

  按照规定,承包合同如存在租期过长、租金过低等情况,均属于不规范合同,损害了村集体和村民的利益,应予以废止。

  合约未到期,村里要收回,矛盾交织。魏高邑村成立清产核资工作领导小组,发动老党员、老干部、村民代表共同参与,与承包方反复沟通协商,对于少数利用家族、宗族势力垄断村集体资产的黑恶势力,联合当地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予以打击。

  经第三方评估,魏高邑村集体资产资源总价值为3169万元。如何将资产量化到人?村里召开多次会议,进行成员身份界定,经村民代表大会三分之二代表认可,2880名股民每人获一股,股值10458元。驻村“第一书记”王水桃说,不仅要做大集体“蛋糕”,还要分好“蛋糕”,让股民共享改革红利。

  魏高邑村的改革故事,在全省千千万万个村庄不断上演。

  每个村的经济基础、资源条件大不相同,改革没有统一模式。大冶市还地桥秀山村矿山资源丰富,早年发展积累了大量经营性资产,并成立了村办企业秀山集团。此轮改革中,秀山村探索“股份合作社+公司”的模式,村民入股合作社,合作社控股公司,村民按股分红,公司独立经营,一心一意抓发展。

  改革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还要完善农村土地“三权分置”,从顶层设计解决农村土地流转规范问题。全省建立统一产权交易平台,以租赁、拍卖、股份合作等形式引进新型经营主体,每一宗资产交易公开透明,真正体现出市场价值。数据显示,全省交易平台线上办理交易1700宗、金额6.9亿元。

  巧用资源,借鸡生蛋,发展多种形式的股份合作,是此轮改革的重头戏。在全省,资产租赁、农业开发、服务经营等多种发展路径遍地开花,一批批试点,在尊重农民意愿的前提下,按照改革部署,一步步朝着改革目标迈进。

  滚石上山,啃硬骨头,改革永远在路上

  一本小小的股权证,让不少身份转变的村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获得感。

  然而,一组数据,则令人忧心,全省2万多个行政村,其中,17881个村组完成清产核资,14167个村组完成清人分类,离年初预期目标仍有差距。

  调研走访中发现,全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进展不平衡性显现,开展较顺利的主要集中在经济发展较快、群众民主意识较强的地区,一些集体经济发展滞后、村民成分较复杂的地区,相对进展迟缓。

  “村里没什么资产,确权确股有必要吗?”“多年来村里运转得很好,改革会不会改差了?”在少数村,出现了不同质疑声。

  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农村将成为一片创业的沃土,明晰产权归属,完善各项权能,才能更好激活农村各类生产要素潜能。

  我省农村集体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同的村情,改革重点也有所不同。有经营性资产的村建立股份经济合作社,统一营运集体资产资源;以资源性资产为主的村建立土地股份合作社,盘活沉睡资源;集体经济薄弱的村,建立经济合作社,探索集体经济发展出路。

  改革中,存在主观质疑,也面临着人员短缺、体制不顺等客观因素。

  记者在鄂州市梁子湖区了解到,农经部门设在财政局,只有一个工作人员,面对如此庞大、繁琐的改革任务,即使是“5+2”“白+黑”,工作人员也表示力不从心。

  红安县火连畈茶场是我省第一批改革试点,改革已经进行近两年时间,目前茶场仅完成了承包地确权登记和清产核资两项任务。今年58岁的汪子君是茶场经管站站长,也是站里唯一的工作人员,除了承担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任务,还负责农场财务、统计、扶贫等工作。他告诉记者,人手少、任务重是改革进展不快的主要原因之一。

  人民有所呼,改革有所应,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最大受益者是广大农民群众。农村改革进入深水区,只有打破思想观念和固有利益的藩篱,才有可能迎来全面繁荣与振兴。(胡琼瑶 周鹏 江帆)

  链接

农村改革中的湖北探索

  在全国率先以立法形式明确“三权分置”

  “落实所有权、保护承包权、放活经营权”的三权分置制度,是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农村改革又一重大创新。

  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大量劳动力离开农村,一边是大量农田荒芜无人耕种,一边是想发展规模农业的农民和经营主体“望田兴叹”。

  农村土地要实现合法自由流转,三权分置是基础。2012年,省人大出台《湖北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条例》,在全国率先以地方法规形式明确提出“明晰所有权、稳定承包权、放活经营权”。2007年,武汉市出台《关于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推进土地规模经营的意见》,在全省率先开展三权分置探索。2009年武汉农村综合产权交易所应运而生。

  “沙洋模式”两次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2016年和2017年,“连片耕种”连续两次写入中央一号文件。沙洋“按户连片耕种”成为全国农村土地改革的范本。

  过去推行家庭联产承包制,主要依据距离远近、土质肥瘦、水源好坏来分地。这种方式虽然解决了公平的问题,但不利于效率的提高。“按户连片耕种”的核心是“三稳定一调整两集中”,即保持家庭承包方式、面积、期限稳定;实行农户经营地块调整;实行经营权或承包权连片且不插花向单个农户集中,向新型经营主体集中。总的要求是“一主一辅一不得”,以土地经营权流转为主,以承包权互换为辅,不得整村打乱重分。

  按户连片耕种有效解决了农村劳动力不足、分散耕种成本过高、水利基础设施难管护等问题,为大规模流转经营打下良好基础。

  “两权”抵押先行试点

  农村贷款难,难在没有有效抵押物,农地、农房、农具等农村资源,均无法在银行抵押。

  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两权”抵押贷款,湖北先行先试。大冶市、武汉市黄陂区、武穴市、云梦县、随县、南漳县、钟祥市、宜昌市夷陵区、公安县、鄂州市梁子湖区、武汉市江夏区、宜城市12个县(市、区),入选“两权”抵押贷款国家级试点,数量居全国前列。省政府出台“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涉及平台建设、产品创新、风险缓释等方面。 (龙称)

  观点

把选择权交给农民

省农村经营管理局局长 张清林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涉及广大农民切身利益,农民愿不愿意、拥不拥护、高不高兴,是检验改革成效的关键。

  农民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两个重要权利:一是财产权利,包括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集体收益分配权。二是民主权利,即对集体经济活动的民主管理权利,包括知情权、参与权、表决权、监督权。

  保护好农民的财产权利,前提是要通过改革完善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变“人人拥有、人人没有”的状况,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以及抵押、担保和继承的权利;要坚持改革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进行,农民持有的股份流转也要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封闭运行,要防止外来资本的侵占。

  保护农民的民主权利最重要的是尊重农民意愿,发挥主体作用,把选择权交给农民,由农民选择,而不是代替农民选择。涉及成员权利的重大事项,都要实行民主决策。比如说成员身份确认、资产股权的设置等问题,都得由村民民主讨论决定,而不是干部决定。要强化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不论是改革方案的制定还是具体组织实施,以及改革之后成立集体经济组织、建立各项管理制度,都要维护农民集体成员的监督管理权利。

  总之,改革必须真正让农民成为参与者和受益者,才能增加归属感,提升满意度,才能让集体经济组织聚民心、集民意、谋民利。

责任编辑:梁唯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