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峡江

  2月7日上午11时许,秭归县郭家坝镇长江南岸兵书宝剑峡峡口,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沿着橘红色主拱上的步梯攀爬,小心翼翼登上秭归长江大桥桥面施工平台。

  秭归长江大桥原名香溪长江大桥,是香溪长江公路大桥工程“五桥一隧”中的跨长江大桥,为更好突出秭归地域特色,并区别于香溪河大桥,最近更名。

  大桥主拱已经合龙,钢主梁架设贯通,进入桥面板铺装阶段。站在平台上俯瞰,高峡平湖风光尽收眼底,碧波之上,不时有轮船驶过。

  随行的湖北秭兴长江大桥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宏伟介绍,此时属于三峡库区高水位,桥面距离江面大约120米,如果是在低水位,高差接近150米。

  在郑宏伟带领下,记者沿施工平台从南岸走向北岸,越靠近江中,风越大,耳旁呼呼作响,说话要提高嗓门“吼”,行走也较为吃力。“此时大概是五级风。”郑宏伟说,峡谷里风更猛烈,施工难度非常大,平时遇到六级风就要停工。

  靠近北岸,一座巨无霸塔架挡住去路,这是建桥所需的扣缆塔。在南岸,也有一座类似的扣缆塔。峡江悬崖峭壁间,两座扣缆塔直插云霄,如同两尊守护神。

  施工方负责人介绍,两塔高度分别为177米、174米,仅安装就用了近万吨钢材,耗时7个月。目前已完成使命,正在拆除,预计5月中旬可拆到桥面以下,便于安装交界墩T梁,对接两岸引桥。

  春节期间,香溪长江公路大桥工程暂时停工。根据计划,大年初八全部复工,向今年国庆节通车发起冲刺。

  停工期间,沿线各处工地仍有多人值守。

  雷德强,32岁,春节期间留守工地,每天都要上桥巡查,并及时上报情况。为了与他团聚,妻子和女儿专程从老家公安赶来秭归过年,吃住在工地。

  雷德强毕业于湖北工业大学,2008年入职中铁大桥局,曾经参与二七长江大桥引桥、合武铁路、武汉三环线以及恩来、恩黔高速公路建设,2015年9月转战秭归长江大桥工地,一干就是三年多。

  秭归长江大桥是目前世界上最大跨度的钢箱桁架推力拱桥,“能够见证‘世界之最’的诞生,助力解决库区出行难,这是我的荣幸。”他说。

  香溪长江公路大桥工程“五桥一隧”全部建成后,将彻底结束秭归无跨江大桥的历史,极大改善三峡库区交通,并将长江三峡、神农架、武当山三大旅游区串为一体,加速推进大三峡旅游发展。(汪洋、向红梅)

责任编辑:余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