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高端跃升,重振湖北制造雄风

图为:烽火通信光缆车间一片繁忙。(资料图片)(魏铼)

图为:东风电动车公司车间里,机器人正在组装驱动电机转子。 (魏铼)

  制造业尤其是先进制造业的发展水平,关系到一个地区能否抢占未来产业发展的制高点,关乎一个地区的竞争优势。

  制造业一直是我省工业的脊梁和主力。湖北制造业门类齐全,汽车、化肥、光纤、光通信设备等产能居全国前列,工业总量跃居全国第7位,“湖北制造”在全国市场占有率和影响力持续提升。

  然而,产业中低级、供给中低端、企业中低效的问题仍较突出。目前,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产业等新兴产业发展迅猛,但具有全国性影响的行业领先企业不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大力推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加快新旧动能转换。

  制造业占全省工业比重90%的湖北,如何把握变革趋势,在新一轮产业竞争中抢占制高点?如何向高端跃升,重振制造业雄风?

  从量变到质变,制造业迈新步

  随着完全自主、32层三维NAND闪存芯片在汉量产,随着天马、华星光电、京东方等落户或投产,“芯片—新型显示屏—智能终端—互联网”的集群格局基本形成,“芯屏端网”万亿产业即将崛起,湖北制造业格局将大幅刷新。

  这是我省推动制造业从数量扩张向质量提高转变的生动剪影。

  湖北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是国家重要的老工业基地,也是国家区域布局的重要先进制造业基地。“期待湖北抢抓机遇,早日成为制造强省,重振制造业雄风。”代表委员们热烈期盼。“我省制造业门类全、总量大、基础好,千亿产业达17个,但当前最突出的问题是制造业大而不优,供给质量不高。”列席会议的省经信厅厅长王祺扬说,高质量发展和新一轮产业竞争实质上就是动能转换的比拼,抓住先机就“出彩”,丧失机遇就“出局”。

  他认为,我省制造业在新一轮发展中既面临难得机遇,又面临诸多挑战,要时不我待落实“一芯两带三区”区域和产业战略布局,深化、细化、活化“布局图”,抓实、抓细、抓小“施工图”,推进“存量变革”“增量崛起”“变量突破”,加速推动湖北制造向高端跃升。“湖北制造业低端过剩与高端供给不足并存,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缓慢,先进制造业势强力弱,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省政协委员、中国地质大学经管学院教授邓宏兵说,需要加快建立现代化产业体系,提升湖北在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中的地位。“坚持‘只有落后产品、没有落后产业’的理念,对制造业进行再认识、再深化。”省人大代表、黄石市委书记董卫民说,黄石正全力推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着力打造先进制造之城。

  盘存量优增量,拓宽发展空间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和新兴产业培育壮大。

  传统产业是湖北工业的重要基础和现实生产力,如何激发新活力?

  推进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建设——

  截至目前,我省共创建了26家省级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其中有16家获批“国字号”。创新发展,示范基地是新引擎。如今,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光电子信息产业示范基地,已成为我国在光电子信息领域参与国际竞争的标志性名片。

  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的发展壮大,将进一步带动全省产业提质增效。

  “万企万亿技改工程”深入推进——

  给传统制造企业注入新思维、新模式、新技术,“有中出新”“有中育新”。省政府从2017年起实施“万企万亿技改工程”,力争3年内,推动全省先进制造业和优势传统产业实施新一轮技术改造,累计投资达到万亿元以上。

  在骆驼集团,通过工业互联网建设,实现产品研发设计、工艺动态优化、制造过程数控化。技改升级后,电池模组单位产量所耗费的人力下降80%,能耗下降20%。“公司通过持续不断的技改升级,始终保持市场竞争的优势地位。”省人大代表、骆驼集团总裁刘长来说,企业加紧“练内功”忙升级,政府“无形之手”精准发力,牢牢抓住技术改造“牛鼻子”,“湖北制造”天地新。

  今年,我省将继续实施万企万亿技改工程,升级食品、冶金、石化、建材等传统支柱产业,实现优质制造。“存量变革”的同时,更多的发展空间在加速“崛起”。“培育壮大新兴产业,大有可为。”省人大代表、大悟县县长余海群说,全县以风电、光伏发电为主的新能源项目呈现快速发展态势,助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培育更多“隐形冠军”,长成行业小巨人——

  我省计划通过三年培育,到2020年在支柱产业细分领域中培育形成1000家隐形冠军企业。截至目前,省经信厅已认定两批,共计733家。

  无论是增长速度、利润率水平,还是企业创新研发能力、两化融合水平等,隐形冠军企业都普遍高于一般生产企业。

  省政协委员、省留学人员联谊会会长曾支农介绍,海归群体掌握前沿科技、富有创新活力,不少海归创业企业是行业内的“隐形冠军”。如,武汉嫦娥医学抗衰机器人公司推出的“皮肤解码机器人”,1分钟内能完整解码出毛孔等8大皮肤指标,给出皮肤评分和保养方法。

  十大重点产业构筑未来新优势——

  省发改委、省经信厅称,今年,我省将加力推动集成电路、数字、生物等十大重点产业发展。

  省人大代表、武汉光电工业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谦建议,围绕集成电路、新型显示等领域建设产业创新联合体。

  他表示,“缺芯少屏”是我国制造业领域的痛点,上游材料和核心零部件领域“卡脖子”问题突出。湖北在集成电路、新型显示等领域已具有一定的产业基础,科研院所也储备了一批相关领域的待转化技术。在此基础上,紧密联系起创新、转化、创业、产业各个阶段的新型产业创新协作组织——产业联合体,开展关键技术研发和科技成果转化,引导人才、资金、项目、载体向联合体集聚,形成全产业链创新突破格局。

  制造服务融合,“融”出新未来

  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这些新概念的制造过程,正在消解传统制造业的困境:创意更天马行空、产品更具辨识度。

  如何借力“互联网+先进制造”,推进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深度融合?

  深化智能制造和循环经济,增加发展的“含绿量”。

  2018年,长飞公司在潜江建成国内首个预制棒和光纤智能制造工厂,生产由规则驱动转变为数据驱动,向“智造+服务”模式型企业转型。同时,打通生产过程中的信息孤岛,实现工业数据的全面感知、动态传输、实时分析,科学决策与智能控制,提高制造资源配置效率。“全光工业互联网平台应用项目”获工信部首批“工业互联网平台集成创新应用试点示范项目”,湖北仅长飞一家。

  长飞的探索,是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的一个生动注解。“长飞与多所国内外高校联合设立智能制造研究院,推进产业智能化升级,打造全球领先的产业基地。”省人大代表、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庄丹说。

  融合,融出制造业新未来:依靠数字化,爱帝公司同一条流水线上,1天至少可以同时生产5款服装;借助机器人,美的打造黑灯工厂,一台空调室外机组装下线只需18秒……2018年1至11月,全省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2.7%,快于规上工业5.6个百分点。“信息化、智能化技术的飞跃,为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带来了无限可能。”邓宏兵表示,通过加快促进先进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互动发展,可以迅速提升现代制造业的竞争力和可持续性。

  他建议,加大对生产性服务业的政策支持力度,推动生产性服务业集群发展,最终形成“群对群”的生产性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互动发展模式。

  据悉,去年11月22日,作为国家工业互联网五大顶级节点,武汉节点已率先开通,我省制造业蝶变再添新利器。

  热词热议

抢占风口提升竞争力

  “实现优质制造”,被《政府工作报告》作为大力推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路径之一,引起代表委员热议。“谁能提供优质制造,谁就能在科技创新、制造业革命中占得先机。”省人大代表、孝感华工高理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聂波说。

  一个心结让他挥之不去——湖北是汽车制造业大省,但在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制造业的重新洗牌中,略显逊色。每辆新能源汽车需要众多零部件,发展空间巨大,全国各地汽车及零部件企业纷纷强势出击,其中以广东、上海、重庆势头较猛。

  华工高理是全球知名的传感器供应商,全球每10台空调中有7台传感器用的是“高理造”。从2017年起,这家公司把目光瞄准新能源汽车产业,主要生产新能源汽车的电池辅热和空调加热传感器,成为特斯拉、比亚迪、大众等国内外车企的供货商。“转向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后,订单纷纷飞来。”聂波说。“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是工业4.0的鲜明特征,越来越多的制造企业正在抢占智能制造的风口,让制造更聪明,让供给更优质。”省政协委员、程力汽车集团董事长程阿罗说。

  研究表明,企业研发投入强度在5以上时,竞争力可以充分发挥。技术创新是“硬实力”,只要有硬实力,有自主知识产权,小企业也可以成为“小巨人”。

  程阿罗建议,省级加大资金投入,支持企业技改和新项目建设,强化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培育一批优质、高效的制造业企业,推动湖北制造业抢占风口。(吴文娟)

责任编辑:余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