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雕细琢、追求完美的“找矿大师”——“最美地质人”熊意林

  熊意林,湖北红安人,自1990年参加工作工作以来,一直扎根于条件艰苦、环境恶劣的野外工作一线。在人迹罕至的“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在疾病肆虐的“蛮荒之地”非洲丛林,在湖北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他跋涉的足迹和奋斗的汗水。凭着对地质事业的执着与坚守,他从一个普通的技术员逐步成长为院矿产地质首席工程师,先后多次被评为“优秀项目负责”、“文明职工”、“优秀传帮带师傅”,荣获过院级、局级劳动模范。

  在上世纪末地质工作低迷时期,身边的许多同事也纷纷“下海”,而熊意林却平静地坚守着当初那份信念,默默践行着心中的那份梦想,还专修了岩土工程和资源勘查工程本科学位。当“西部大开发”的号角吹响,他积极响应,投身到“世界屋脊”西昆仑地区地质大调查。在此,他体味过高原缺氧头撕裂般的疼痛,历经过戈壁高温缺水的滋味,误喝过盐碱地的咸水,忍受过穿越崎岖山路脚板上的血泡,蜷曲在羊圈里躲避过冰雹……整整六年!他用坚韧顽强的意志,诠释地质赤子的这份执着这份忠诚!

  机遇总是垂青于那些有准备的人。2006年至2010年,地质事业的春风染绿了大江南北,唤醒了荆楚大地,地质事业迎来了转机,也给熊意林创造了一个大展身手的最佳机运。2010年任中国地调局“湖北黄梅小池口地区铜金矿远景调查”项目负责人,为长江中下游成矿带提供了几处找矿靶区,同时对深覆盖区隐伏地质构造进行了独具慧眼的推断,为长江中下游成矿带今后铜金矿找矿工作部署提供了重要依据。

  2011~2013年,熊意林任“湖北大冶铁山地区矿产远景调查”项目负责人,提交的2处找矿靶区具中型以上找矿潜力,为我局荆楚富矿行动后续勘查基地的储备提供了保障。并主持我省第二批重大整装勘查项目之一《湖北省大冶市铜山口地区铜多金属矿整装勘查》项目,以敏锐的矿产勘查经验,洞悉铜山口矿床深部找矿前景,取得了明显的经济效应。

  在唱响“整装勘查”凯歌之后,熊意林主动要求调离他长期工作过的专属“领地”,长江中下游成矿带鄂东南区块,把机会让给了已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而熊意林在为地质事业奋斗的道路上,挑战了一个自己未曾接触过的全新工作领域,兴奋地来到了到地质情况更复杂的武当-桐柏-大别山成矿带开展地质找矿工作,他刻苦钻研,突破自身发展瓶颈,很快在新的工作地区扎根,为日后从武当-桐柏-大别山成矿带东端转战到西端,铺下了厚实的基础。2014年,省地质局拉开了“荆楚富矿行动”大幕,熊意林作为技术指导参与了湖北省地质局荆楚富矿“湖北省麻城市两路口钨钼矿普查”及中国地调局“湖北省麻城市福田河-白果镇地区矿产地质调查”项目工作。

  2015~2017年,熊意林辗转到南秦岭大巴山地区,担任“湖北省两竹地区铌金矿调查评价”项目负责人。通过三年艰苦卓绝的野外地质工作,不断理论联系实际的摸索,提交了两处新发现的具超大型找矿潜力的铌、铌钽矿产地。其中岩屋沟-青岩沟铌矿产地,省基金中心于2016年果断地继续投入资金,成立新的“湖北省竹溪县岩屋沟-青岩沟地区铌多金属矿普查”项目,实现了该地区良好的项目持续滚动,至2018年已先后投入资金1055万元。普查工作通过钻探验证沿矿体倾斜方向1440米处仍见稳定延伸的厚大铌矿体,Nb2O5资源量有望突破百万吨,一处超大型铌矿床已初现端倪。

  而另一处土地岭铌钽矿产地,由于前期查证工作是以庙垭铌稀土矿床成矿模式为找矿思路,最先圈定了2条铌矿体,但矿体与铌异常高值点的源头不相吻合,无法解释土地岭一带大面积的铌异常。他潜心分析研究,反复琢磨庙垭矿区初勘报告,凭着多年的找矿工作经验,直觉告诉他必须改变找矿方向才能突破土地岭找矿瓶颈。随后他搜集阅读大量相关文献,大胆设想“土地岭地区含矿岩石可能为粗面质火山碎屑岩与火山-沉积碎屑岩,矿床成因与西澳大利亚布罗克曼火山岩型稀有金属矿床相似”。于是他谨慎求证,终于在槽探工程TTC08中取得找矿突破,发现了火山-沉积岩型铌钽矿。该矿产地的发现,改变了传统的两竹地区铌稀土矿仅与碱性侵入岩有关的认识,拓宽了找矿思路,提出了铌稀土矿是随着碱性岩浆的上侵→喷发沉积,在不同的岩相形成了不同的矿种组合,构成不同的矿床成因类型的认识。这是经验的结晶,这是智慧的火花,这是工匠精神技艺的升华。随着找矿标志和成矿模式的建立,该地质成果为我省两竹地区寻找同类型的钽矿提供了翔实的依据,获得院地质成果奖一等奖,省国土资源厅对两竹地区铌钽矿产地的发现高度关注,2018年迅速投入资金新立勘查项目――“湖北省竹山县土地岭矿区钽矿预查”。

  取得上述找矿突破后,熊意林并没有骄傲满足,他马不停蹄不厌其烦地投入到新的找矿工作中,因为一个新的问题在他的头脑中萦绕,“庙垭西端同样圈定了较好的铌异常,前人对庙垭西端的几处碱性杂岩体也投入了一定工作,但却否定了其找矿前景,是否也存在着与土地岭类似的矿床类型?”。根据土地岭铌矿成功的找矿经验,他锱铢必较,带着同事多次进山考察,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庙垭西侧新发现了文家湾、贺家山等多处铌钽矿床(点),多么振奋人心的发现!自此,西自文家湾,经庙垭,东至土地岭构成了“庙垭铌钽稀土矿田”,揭开了庙垭周缘新一轮铌钽稀土矿调查评价的序幕。这是一种“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的技艺为骨、匠心为魂的生动写照。

  一贯以来,他工作认真,追求完美,身教重于言传。在带队指导年轻人从事野外工作时,遇到技术上的疑点与难题,他查阅各种资料,亲自操作实验逐一攻克解决;对每一个地质点、每一条剖面、每一条探槽的野外记录与室内整理的细节,进行仔细琢磨;经常野外工作结束后,还要工作到深夜,综合研究,构思找矿方向。熊意林时刻保持着地质人求真务实、尊重自然规律的高尚品质。

  熊意林所带项目组频出成绩,会获得一定的地质成果奖励,在年终奖金分配时,他总让出自己份内的钱,坚持多分给大家,说大伙跟着他很辛苦;每次上级工会组织劳动模范去疗养,因恰是抓项目生产的关键之际而一次都没成行,但他从未抱怨……从熊意林身上,可以看到太多太多的闪光点。

  天道酬勤,匠心铸金。三十年漫漫找矿历程,熊意林书写出一个“精雕细琢、追求完美”大师形象。在熊意林的人生轨迹里,我们见证了“精业与敬业”精神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之中,我们听到了国民经济日益富强的时代最强音,我们似乎感觉到了“地质工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质量效益的天籁之声。他的坚韧与执着是一种了不起的担当精神,是一种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他是当之无愧的最美地质人,是21世纪最可敬的人!

责任编辑:黄啸

相关阅读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