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走鄂北的广彦老师

  广彦老师又跑工地去了,背着分量不轻的摄影包,匆忙的身影消失人海中。

  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开工后不久李广彦接到工作邀约,能为这个惠及500万人口的重大民生工程鼓与呼,他兴冲冲地赶来,甘当工程宣传急先锋。

  曾在冶金地质行业工作的李广彦练就了特别能吃苦的品格。转战水利行业20多年间,他为家乡宜都乃至湖北水利事业发展做了大量宣传工作,他一手拿笔,一手端相机,深入工程建设一线,采访撰写了大量有深度和影响力的新闻纪实作品和人物通讯,连年被《中国水利报》评为先进特约记者,荣获“全国水利宣传工作先进个人”等荣誉,大家习惯地尊称他“广彦老师”。

  广彦老师虽半百有余却精力充沛,“我第一次来到工地,就被宏大的工程场面震撼,对建设者们肃然起敬,总觉得有写不完的人和事等着我一件件去完成。”他每天风尘仆仆,或奔跑在工地,或埋头于电脑前,时间久了,全线几十家参建单位几乎都知道他的名字,连农名工都认得“那个背相机、拿着小本子、跑得最快的就是广彦老师”。广彦老师身患高血压,伴有恐高症,但这挡不住他的脚步,只要到工地,常常是不怕风大爬渡槽,不顾泥泞钻隧洞,不怕躁音上台车,不怕坡滑下渠底,不怕悬晕攀航车,盛夏不怕炙烤,寒冬不惧风雪,透过他的镜头,我们看到了清晨第一缕阳光给渡槽染上耀眼的金光,我们看到工人和机器齐头并进向深处掘进,我们看到PCCP管被吊车运到槽底一节节地对接,我们看到一段段明渠通向远方......

  从建管部到各标段工地,远的上百公里,近的也十几公里,多则两个多小时,为节省时间,他有时干脆不去酒店直接住进工地板房,和工人们一起吃大锅饭,跟农民工兄弟聊天,经常夜晚还在采访找素材,在他看来,这样可以及时掌握重要节点工程施工情况,近距离接触了解底层工人状况。就这样,一个个鲜活人物跃然纸上,一篇篇现场新闻趁热出炉,他笔下有辛苦一辈子的“老水利”,也有子承父业的“水二代”;有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也有吃苦耐劳的农民工;有分居两地至今依然“丁克”的夫妻,也有穿梭工地没时间恋爱成家的大男剩女;有扑在工地不能照顾父母的“不孝子”,也有转战在外照顾不了孩子的“狠心”父母;有每天早出晚归的汽车司机,也有在隧洞里挥汗如雨的风枪手……鄂北建设者不畏艰难、无私奉献的形象在他笔下丰盈起来。

  2017年,他完成了鄂北调水工程首部文学作品集《首战有我》,72篇人物散文、百余名建设者形象生动活泼地展现人们面前,诠释着“奉献、务实、创新、卓越”的鄂北精神。我从这本书里看见,一个施工队长每天跑工区,餐具就放工程车上,走哪吃到哪儿,晚上住板房。一位新郎妻子有孕在身,因为工地一时离不开,等回家后孩子已经出生。一位常年在外搞工程的项目经理跑遍半个中国,却没有时间逛旅游景区,偶尔回老家休假心却挂念工地。一位年轻母亲说:“最想见孩子,最怕说再见,不忍听见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每次都是趁孩子熟睡悄悄离家回工地,刚培养两天感情,又在多日的思念中煎熬。”有位女监理工程师父亲病重她尽孝不够,父亲去逝后她便租房把母亲接到工地以弥补亏欠。有位工程师退休后主动到工地监督质量,去年患了癌症后首先考虑的不是治病,而是担心看不见工程通水抱憾终生,满腔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壮。有位党员干部冒着生命危险抢救保护工程设施,事后只说了句“国家工程没有受损失,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年冬风雪急,各参建单位像爱护自家财产一样爱护工程,有的烧开水给混凝土增温,有的用毛毯棉被为工程设备保暖,有的把蜂窝煤炉抬到暗涵里日夜守候。我们从广彦老师的文字里汲取力量和能量,被这个群体感动,为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员而自豪。

  为了绘就这幅鄂北工程建设群英图,广彦老师甚至节假日也不休息,几乎每年春节期间都会跑工地,有时腊月三十在家吃完团年饭就去工地,有时在工地过年后再与家人团年,“春节年年过,但能在工地和工人们一起过年的机会不多,逢年过节工地是出感人故事的地方,编辑也希望我能及时发新闻稿。”他的这种敬业精神和他从笔端流淌出来的《除夕夜战记》《团年在工地》《中秋鄂北是我家》文章,一次一次地温暖鄂北人的心。2016年12月16日,那天是周五,孟楼渡槽第一榀渡槽吊装,此时广彦老师的父亲因脑溢血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如果回去,将错过这个重要节点工程的情景记录,他强忍痛苦留在工地,直到渡槽吊装完毕才匆忙赶回家,到家后熬夜写完新闻报道,次日凌晨赶到医院。“爸,我回来了”,听见儿子的声音,昏迷中的父亲流下生前最后两行眼泪,十几个小时后,老人去世了,为宣传水利事业没有照顾好父亲,成了广彦老师终生的隐痛。

  三年多来,广彦老师在《中国水利报》《湖北日报》《人民长江报》《水与中国》《政策》、新华网、中国水利网、湖北省政府网、湖北省机关党建网、荆楚网等媒体发表新闻消息和通讯作品300多篇,部分报告文学及散文、诗歌屡获大奖。拍摄了大量工程建设纪实摄影作品,其中《鄂北工程组照十八幅》入展中国水利摄影年展,《车轮滚滚为送水》获中国水利报社摄影赛二等奖,《抢抓工期战暴雨》获全省抗洪救灾摄影三等奖,《工地夫妻炊事员》获第24届湖北职工摄影作品大赛二等奖,另有多幅摄影作品入集并获奖,充分展示了鄂北工程形象。

  期间广彦老师只身一人生活在武汉,前后搬过五次家,我有幸与他做过一年的邻居,但很少打过照面。不跑工地时他常常清晨五六点鈡就去办公室,很晚离开办公楼,连省水利厅门卫都熟悉他的面孔。一天晚上雷雨交加,十点多停电,我给李老师送蜡烛,敲门无应,打电话询问方知他还在办公室写报道。每个深邃夜晚,广彦老师都是这样不停地伏案工作,笔下的文字化成一颗颗星星汇聚成一条璀璨的银河,妆点着鄂北人的调水梦,而他却从没想过自己的高血压病更需要休息,总叮嘱我们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别熬夜。

  广彦老师党龄30余年,不忘初心是他奉献鄂北的精神动力,强烈的使命感让他不知疲倦地奔走鄂北大地。“记录今天,告知未来,宣传工程建设者,传递社会正能量,是我应尽的职责和不变的追求!”他仿佛是个不知老之将至的追梦人,畅想着美好未来。我想,待工程竣工后,荆楚大地“北旱南涝”难题破解,沿线群众用上甘甜丹江水,广彦老师也会像一滴晶莹剔透的清泉,欢悦地奔腾在时代长河中,继续为鄂北工程锦上添花,增砖添瓦。(徐蕾)

责任编辑:何习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