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树诚信典型“红名单”

将信用状况良好的行政相对人、诚信道德模范、优秀青年志愿者,行业协会商会推荐的诚信会员,新闻媒体挖掘的诚信主体等树立为诚信典型,并及时在政府网站和“信用湖北”网站进行公示,为社会树立诚信榜样

行政性约束和惩戒

从严审核行政许可审批项目,从严控制生产许可证发放,限制新增项目审批、核准,限制股票发行上市融资或发行债券,限制在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融资,限制发起设立或参股金融机构以及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创业投资公司、互联网融资平台等机构,限制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严格限制申请财政性资金项目,限制参与有关公共资源交易活动,限制参与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

市场性约束和惩戒

公开披露公示失信主体信息;限制出境和限制购买不动产、乘坐飞机、乘坐高等级列车和席次、旅游度假、入住星级以上宾馆及其他高消费;提高贷款利率和商业保险费率,限制向其提供贷款、保荐、承销、保险

行业性约束和惩戒

将严重失信行为记入会员信用档案,推送至省信用信息平台;对失信会员实行警告、行业内通报批评、公开谴责、不予接纳、劝退等惩戒措施

社会性约束和惩戒

加强对失信行为披露和曝光;鼓励公众举报企业严重失信行为;支持依法对群体性侵权行为提起公益诉讼;开展失信行为大数据舆情监测,编发地区、行业信用分析报告

触发反馈机制

依托省信用信息平台,建立信用联合奖惩信息管理系统,实现发起响应、信息推送、执行反馈、信用修复、异议处理等动态协同功能

激励和惩戒措施清单制度

建立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措施清单,包括:依法必须联合执行的激励和惩戒措施;由参与各方推荐的,符合褒扬诚信、惩戒失信政策导向,各地各部门可根据实际情况实施的措施

信用修复机制

在规定期限内依法纠正失信行为、消除不良影响的,及时将信用修复结果推送至省信用信息平台,及时取消惩戒措施;支持有失信行为的个人通过志愿服务、慈善捐赠等方式修复个人信用

信用主体权益保护机制

建立健全信用信息异议、投诉制度;联合惩戒措施在信息核实期间暂不执行;经核实有误的信息应及时更正或撤销;因错误采取联合惩戒措施损害有关主体合法权益的,恢复其信誉、消除不良影响;信用主体有权对侵犯其合法权益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或者申诉

跟踪问效机制

建立健全信用联合激励惩戒的跟踪、监测、统计、评估机制并建立相应的督查、考核制度

跨地区、跨部门、跨领域信用联合奖惩

加强信用信息共享和信用评价结果互认,各地各部门对本行政区域、本行业内确定的诚信典型和严重失信主体,通过信用信息交换共享,发起跨地区、跨部门、跨领域联合激励与惩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