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全力推动拘留所成为化解矛盾纠纷重要场所

      拘留所是公安监管场所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头连着被拘留人,一头连着法治平安建设。近年来,湖北公安机关不断创新拘留所矛盾纠纷调解机制,探索社会矛盾化解工作与拘留所矛盾化解工作的结合点,让拘留所成为化解矛盾纠纷的重要阵地,成功化解了一批矛盾纠纷和陈年积案,消除了一大批不安定因素,为维护全省社会稳定作出重要贡献。

     

    落实大调解机制,聚集化解合力

     

    2017年,天门人冯某在一起交通事故中被判全责,被要求赔偿受害人邓某12万元。冯某以无力支付为由拒绝履行法院判决。2018年4月28日,冯某因拒绝执行法院判决被司法拘留15日,并送天门市拘留所执行。

    收拘时,冯某情绪低落,拒绝吃饭,甚至因绝望,动了轻生的念头。

    天门市拘留所迅速启动大调解机制,第一时间召集全所人民调解委员会成员分头行动。

    心理咨询专家首先对冯某进行心理干预,帮助他稳定情绪。另一队人马通过连续走访社区、派出所、市人民法院等多家单位,充分了解冯某和邓某详细信息,为之后调解工作奠定基础。与此同时,拘留所民警和社区工作人员针对冯某和邓某的家人开展亲情攻势,从整体上强化心理感化力度。

    经过双方家人劝导,双方达成初步和解协议。

    被拘留人矛盾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乘胜追击。今年5月2日,冯某案承办法官、当地居委会、双方当事人家属、管教民警齐聚拘留所,轮番对当事人宣传政策、讲解法律、动之以情。经过不断的劝说,双方最终同意了结此事,并互相致歉,事情得到圆满解决。

    “以往都是我们民警给双方当事人做工作,找家属、跑法院,去当事人所在地派出所调查信息,需要很长时间,调解效率严重滞后,效果也不理想。”湖北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总队长郑和说,“化解矛盾纠纷不能只靠拘留所民警,建立被拘留人矛盾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聚合多方力量,实行大调解机制,势在必行。”

    围绕大调解机制建设,2017年,湖北省公安厅、湖北省司法厅联动,在全省拘留所设立被拘留人矛盾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这是全省拘留所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和阵地优势,积极整合人民调解资源,全力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最大限度化解社会矛盾创新之举。被拘留人矛盾纠纷调委会享受法律支持、人力支持、经费保障、外部支持,实体运作,聚合多方资源。

    在此基础上,今年,湖北省公安厅联合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全省公安拘留所设立由人民法院执行法官、拘留所民警及其他相关人员组成的执行法官工作室。拘留所执行法官工作室既是各级人民法院执行部门在拘留所的办事机构,又是拘留所化解社会矛盾的工作平台主要职责是对被司法拘留人开展矛盾化解和帮助,提供法律咨询开展法制宣讲促进被拘留人及其他当事人依法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等。

    近两年来,湖北全省拘留所化解矛盾纠纷1.6万余起,促成被拘留人签订和解协议5000余份。被拘留人矛盾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和执行法官工作室发挥了重要作用。

      

    “课表式”管理让当事人懂法明理,提升化解效能

     

    34年来,枣阳市居民王某香、许某山因孩子当年在医院被人错抱走,未拿到满意的赔偿金而不断上访。无论政府、信访部门和公安机关如何做工作,均不能让他们完全满意,两人是典型的“信访不信法”人员。2017年10月,两人却在枣阳市拘留所内主动签下“息访承诺书”。

    王某香、许某山的态度为何截然转变?

    原来,2017年8月,王某香、许某山因非法上访被拘留在枣阳市公安局拘留所。两人按照拘留所民警提供的教材,每天学习法律法规知识逐步了解了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情绪慢慢稳定,从心底里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当和违法。在管教民警有针对性的劝导下,两人开始倾向于协商解决拖了34年的婴儿错抱案。

    化解矛盾的时机成熟,枣阳市拘留所立即行动,提请枣阳市人民法院拟进行法庭诉前调解。枣阳市人民法院第五审判庭在拘留所开庭,原、被告双方及其委托代理人、第三人、两名调解员全部出庭参与调解。最终,这起长达34年的“错婴”赔偿案终于圆满画上句号。

    现实中,有的被拘留人员自身知识极度贫乏,法律知识欠缺。他们急需知识给养和法律常识补充。

    去年以来,枣阳市公安局尝试在拘留所普及被拘留人员学习教育,每日引导被拘留人学习法律法规;并对症下药,因人而异提供学习内容,效果较明显。

    今年,湖北省公安厅下发《关于在全省公安行政监管场所推行课表式管理的通知》。全省拘留所实行“课表式”教育管理机制,并纳入拘留所监所等级评定考核,与日常的监管工作同规划同安排同部署。

    各地拘留所在教学内容上,以“课表”随着“所情”走、“内容”随着“形势”走、讲授随着对象走为原则,由省公安厅制作具有针对性的教学课件库,作为授课主要内容。同时注重实时信息收集,丰富教学内容,提升被拘人员学习兴趣,提供个性化教学素材。

    拘留所邀请法律、政策等方面专家,开设课程,帮助被拘留人员深入学习,详细了解法律法规知识,实现从“法盲”到知法懂法的转变。

    “过去,拘留所都是被动、单一的教育方式,教育引导缺乏连续性,导致感化工作大打折扣。”湖北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政委宋全学介绍,健全“课表式”教育管理模式,将被动引导的方式转变为主动多样化的教育感化方式,很多被拘留人员开始系统的学习法律法规、情绪控制等各类知识,自身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有力帮助了民警更好开展矛盾纠纷调解工作,调解效率明显提升。

    仅仅在枣阳市拘留所,600余名在拘人员接受了法制教育、人生前途教育、道德伦理教育和具有针对性的“对口”教育,让他们了解到处理矛盾纠纷和自我情绪调节的正确方式。他们的心理状态发生转变,情绪逐渐变好。“课表式”管理成为拘留所里润物无声的“及时雨”和化解心结的“开心斧”。

    在拘人员王某就表示:“开始对这上课学习并没有兴趣,只是抱着听一听的心态试试。天天这样听下来,逐渐对一些法律法规产生了兴趣,开始主动学习,发现自己以前确实做得不对,以后要改过来。” 

    科技强警线上会商,拓展化解途径

     

    2017年1月24号上午9点,在武汉市第二拘留所门口,8位农民工怀着期盼的心情,等候着警察发号施令。一旁的角落里,一个女人在数钱,看上去数目还不小。

    过了一会儿,警察押来一名身披“红马甲”的中年男子翁某,他因醉驾被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交通大队查获,并送往武汉市第二拘留所拘押。

    拘留所管教干部发现翁某情绪非常低落,心事重重。一问才知道,翁某开了一家物流公司,手下有18个工人,马上要过年了,工钱还没发。

    这时,跟着翁某来武汉打拼的10几号人,也听到了工头被抓的消息。马上年关,不安心的他们决定去拘留所找翁某“问问情况”。

    稳定压倒一切,拘留所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通知所里的“化解矛盾高手”余亮波回所报到。

    时间紧、任务重。余亮波果断启用“网上调解室”,利用网络信息平台第一时间与翁某所在地派出所、信访、街道等部门会商方案,很快制定应对措施,推动矛盾快速化解。

    按照解决方案,首先,启动矛盾化解程序后,拘留所特别增加了翁某与外界电话联系的频次与时长,让他和工人好好沟通。

    随后,余亮波与翁某公司财务负责人取得联系,对工人工资进行认真清算,确定需发放18名工人12万余元工资。

    在确定具体数额后,余亮波又与翁某妻子取得联系,请她尽快筹集资金。翁某妻子张某是全职妻子,从不插手生意场上的事。她也急着想把工钱给发了,可不知道从哪里着手。拘留所民警协调后,她果断掏出私房钱,再东拼西凑,总算是弄到了12万。

    “我们都已经不抱希望,准备回家了。”工人闫师傅说,他和工友们都觉得年内已经领不到工资,就在他们准备回家的时候,接到了余亮波的电话,又全部留了下来。

     24日上午9点半,在警方的特许下,8名工人代表来到武汉市第二拘留所会见室。翁某对薪酬账务进行核算后,在工资册上签了字,现场将12万余元工资全额发放。

    网络时代,要提高矛盾化解效率,必须加强调解工作的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为此,湖北公安监管部门积极搭建矛盾化解网络平台,拓宽矛盾化解的新方式。

    在武汉、黄石、宜昌、襄阳等地,当地公安机关依靠科技强警,拓展矛盾化解途径,积极建立“网上调解室”。对于部分重大或急切的矛盾纠纷案件,依托公安内网、视频专网多点同步、远程实时的优势,第一时间在平台上与派出所、信访、街道等部门会商方案、综合施策、推动调解。

    湖北省部分拘留所还开设有“信息服务点”,全警可在平台上实时查阅工作对象基本信息、矛盾化解进展情况,并提出意见建议供参考。

    “矛盾化解工作需要不断创新机制、拓宽思路,探索专业化、智能化化解途径。我们将在全省监管系统大力铺开智能化建设,为推动公安监所矛盾化解提供强力支撑。”郑和说。

     

    点评

    湖北警官学院治安系主任、教授张建良

    社会矛盾纠纷解决是一个伴随着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并适应着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求的演进过程。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加强社会治理制度建设,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加强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机制建设,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公安机关的拘留所是依据法律法规而设置的监管场所,也是容易产生各种类型矛盾纠纷的地方。拘留所可谓一头连着被拘留人,一头连着法治平安建设。拘留所担负着依法惩戒和教育被拘留人、保障国家行政执法和司法诉讼活动顺利进行的重要职责,关系社会和谐稳定,关系社会公平正义。因此,社会矛盾纠纷化解工作被列入拘留所“规范执法、创新管理、化解矛盾”三项重点工作之一,是拘留所工作的重要职责。拘留所做好矛盾纠纷化解工作是践行执法为民宗旨,维护社会大局稳定,推进社会管理创新管理的必然要求。

    近年来,湖北各级公安机关深化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创新拘留所矛盾纠纷调解机制,探索社会矛盾化解工作与拘留所矛盾化解工作的结合点,通过“落实大调解机制,聚集化解合力”、“课表式管理让当事人懂法明理,提升化解效能”、“科技强警线上会商,拓展化解途径”等有效的新做法,让拘留所成为化解矛盾纠纷的重要场所,成功化解了一批矛盾纠纷和陈年积案,消除了一大批不安定因素,为维护全省社会稳定作出重要贡献。湖北省公安机关创新拘留所矛盾纠纷化解工作的成功经验值得借鉴:一是加强组织领导,健全联动机制。例如湖北省公安厅、省司法厅联合推动在监管系统大力实施矛盾化解大调解机制。2017年,在全省拘留所设立了被拘留人矛盾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加强公安与办案单位、综治办、司法、社区等组织的联系沟通,方便信息搜集和工作高效开展。在此基础上,湖北省公安厅联合省高级人民法院,今年在全省公安拘留所设立由法院法官、拘留所民警及其他相关人员组成的执行法官工作室。二是创新教育方式,提升调解效率。例如湖北省公安厅今年下发了《关于在全省公安行政监管场所推行“课表式”管理的通知》,在全省拘留所实行“课表式”教育管理机制,并纳入拘留所管教民警的年度考核目标,与日常的监管工作同规划同安排同部署。实行“课表式”教育管理机制,促使拘留所内传统的被动、单一、缺乏连续性的教育方式转变为主动、多样、系统化的教育感化方式,很多被拘留人员通过系统地学习法律法规、情绪控制等各类知识,有效地平复了自身情绪,有利于民警更好开展矛盾纠纷调解工作,调解效率明显提升。三是利用网络平台,拓宽化解途径。例如武汉、黄石、宜昌、襄阳等地公安机关监管部门先后建立了“网上调解室”等矛盾化解网络平台,对于部分重大或急切的矛盾纠纷案件,依托公安内网、视频专网多点同步、远程实时的优势,第一时间在平台上与派出所、信访、街道等部门会商方案、综合施策、推动调解。此外,湖北省部分拘留所还开设有“信息服务点”,全警可在平台上实时查阅工作对象基本信息、矛盾化解进展情况,并提出意见建议供供参考。在网络时代,加强调解工作的信息化、智能化水平,是有效提高拘留所矛盾纠纷化解效率的必由之路。

    社会矛盾纠纷化解工作作为拘留所“三项重点工作”之一,既是拘留所的职责所在,也是拘留所管理教育的亮点和特色。拘留所干警在日常工作中,要坚持规范执法,立足教育矫治,深化科技强警,为保障被拘留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积极开展工作,最大限度地化解矛盾纠纷,从而实现管教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责任编辑:省公安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