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铜锣

湖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hubei.gov.cn 2012-05-31 10:45:00 来源:湖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字体: 分享

 武汉铜锣响天下  

  07年,美国波斯顿交响乐团访问我国,中心乐团赠给他们一件珍贵的礼物——一面直径一百一十厘米的大抄锣。在赠礼仪式上,一位演员抡起圆锤在锣上敲了一下,顿时场内如奔雷盖顶,“嗡”音长鸣,雄壮浑厚的锣声余音未落,全场一万多观众齐声喝彩,美国朋友也激动得双手翘起拇指,连连称赞。这面大锣,就是武汉锣厂的产品。
  两年前,西欧一个乐团访问我国,带来了一面小抄锣,还是我国前清的产品,虽然打破了,仍用来参加演出。因此,一些来我国访问的外国乐团,都希望得到一面中国的大抄锣。
  德国一个乐团到我国访问演出,来华前三个月打电报给中国演出公司,要求在武汉锣厂订制一面直径一百三十二厘米的大抄锣。他们获得了这面大锣后,十分欣喜,视为珍品。
  但是,大抄锣的制作难度很大。一九四六年,汉口一家锣厂,为做一面九十厘米的抄锣,一连打了一个多月,结果搞得厂垮人散,锣也没有做成。现在武汉锣厂突破了抄锣制作工艺上的一道道难关,他们又制作了两面直径一百三十五厘米的大抄锣。这两面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锣,即将送往美国和日本展出。
  精益求精
  武汉锣厂生产的锣乐器,所以能名驰中外,就在于他们在继续传统技艺的基础上,不断创新,精益求精,使锣乐器的生产工艺不断发展。“虎音锣”的诞生和发展,就是一例。这种锣解放前叫“大鼓锣”或“大片锣”,形如秤盘,音哑,没调门,配戏效果不好。一些剧团的乐师和演员希望制锣艺人们能为他们研制出一种发音宏亮,圆韵集中,能长调门的好锣。定音艺工高永运一次见到一面锣镗中心被压平了的锣,敲起来音响效果比没有压平的锣还好,于是他有意用定音锤的侧角,把另一面锣的底部砍出碗口大的一个平圆面,打起来音韵效果比较好。根据这个道理,高永运设计了一种新锣,送到上海几个剧团试打,反映很好。因为这种新锣发音宏亮似“虎哼”,很适合为黑头、花脸配戏,所以起名为“虎音锣”。为了使“虎音锣”更适合各专业剧团的需要,高永运广泛走访剧团,听取乐师们的意见,进一步把虎音锣发展为“高虎音’,“中虎音”、“低虎音”、“小高音虎”和“小低音虎”等几个品种,适应各剧种、流派、角色的需要。
  代代相传
  武汉铜锣的制锣技艺久盛不衰,代代相传,一代胜似一代,厂里人才济济。这家有近百年历史的老厂,从技艺上讲,有四代人同时在岗位上。现任厂长、闻名定音艺工高永运和“制片大王”周吉安,“套顶能手”高世春等一批技艺熟练的老艺工形成了一个从熔铜、制片到定音完整的技术班子。他们不仅全面地继续了传统技艺,而且各有特技。高永运在制锣时运用惩锤,刹锤,省锤,轻锤虚实结合,轻重适宜的校音技术,使校出的锣具有圆、平、正、上劲的特点,经他定音的锣,发音标准,音质纯正,发出的“拱”音如猛虎长啸,其“水”音似涓涓细流,因此同行称他为“制锣王”。
  高永运不仅自己刻苦钻研技艺,虚心好学,不断攀登制锣技艺高峰,而且十分关心青年一代制锣艺人的成长。被人们称为身怀“定音特技”的高永铨,就是解放后在高永运等老师傅的关怀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技术骨干的代表。被人们称为“五虎将”的高子林,高世琼,熊傲成,潘汉生,高世刚,是第三、第四两代人的代表,他们正年富力强,是生产上的生力军。两年来,武汉锣厂还通过办技校,师傅带徒弟等形式,培养了一批新生力量。因此,生产水平逐年提高,花色品种不断增加。现在铜响器行业的锣、钹、钗,铙、钟、铃、饭七大类产品,他们样样都做,一共有六十四个品种,一百三十三个花色规格,是全国同行业生产品最丰富的工厂。
  誉满中外
  武汉锣厂生产的各种铜响器,畅销全国各省、市、自治区、香港的剧团也选购武汉铜锣。从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四个地区的销售情况来看,就有七百一十个剧团用武汉锣,其中直接到工厂买锣的剧团就达三百二十四个。上海铜响器商店和北京新声乐器商店,是全国专营铜响器的商店,他们经销的产品,武汉锣分别占百分之七十和八十五。曾跟周信芳、王少楼、童祥苓、高盛麟打过多年锣的名乐师刘奎元、李敏生、徐水生,也都说武汉锣好使,音响效果好,吃槌省力,能长调门。
  在国外,武汉的铜响器行销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和英、法、美、德、意等二十几个国家产品供不应求。
  武汉铜锣响天下,武汉锣工为祖国争了光。

责任编辑:蔡佳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