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湖北数字乡村建设的对策思考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旨在通过数字经济推进乡村产业质量变革、推进农村经济效率变革、推进乡村发展动力变革、推进农业发展方式变革,从而加快我国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进而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目标。湖北作为农业大省,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进程中,必须把数据和信息融入乡村振兴全过程,让互联网在农业生产和流通环节中不断深化,统筹推动城乡信息化融合,使网络信息化在全省农村社会的影响不断扩大。因此,农业农村生产智能化、经营网络化、管理数据化、服务在线化是全省数字乡村建设的未来发展方向。

  一、建设数字乡村,要加强基础设施和新技术装备建设

  大力加强乡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深入实施全省乡村地区新一代网络覆盖工程,加快乡村互联网基础设施、信息传输通道和信息化服务能力建设,实施“百兆乡村”、乡村宽带覆盖新技术应用等示范工程,推动乡村地区宽带发展。将宽带接入有条件的自然村,列入国家宽带接入工程的专项资金予以扶持。建设全省“光网乡村”,统筹推进信息通信、广播电视基础网络与道路、电力等公共基础设施协同建设,进一步提升城镇、乡村光纤覆盖率。鼓励各级地方政府奖补冷库的智能化装备改造,支持龙头物流企业建立动态数据库,精准对接冷链供求信息,降低物流运输成本。全面实施“网络覆盖、农村电商、网络扶智、信息服务、网络公益”五大工程,加快全省贫困地区互联网建设,通过对电信、移动运营商的财政补助,支持其在乡村地区提速降费,重点减免贫困户的网络通信资费,减少贫困农民上网成本。

  二、建设数字乡村,要因地制宜分类推进

  依据全省不同类型的村庄,尊重各地乡村特点和信息化发展规律,因地制宜分类推进。集聚发展类村庄一般具有地理位置优越、产业发展潜力巨大、基础设施完备等特点,要大力加强信息技术应用和推广,重点推进标准化基地建设、加工产品基地建设,积极培育乡村新产业新业态,增强产业吸纳当地就业的能力。农耕传承类村庄大都以农业生产为主,要大力发展“互联网+”特色农产品,充分发挥湖北农产品生产基础优势,打造有影响的区域品牌。特色保护类村庄依托“互联网+”,深挖乡土文化的独特资源,实施乡村旅游精品工程,建设互联网特色旅游乡村。

  三、建设数字乡村,要构建乡村大数据平台

  成立由省政府牵头,发改、商务、农业农村、工信、扶贫等相关部门组成的乡村大数据平台领导小组。制定相关政策,整合数据信息资源,建立考核和激励机制,推动数据部门间共享、兼容和公开。设立专项资金,支持地方政府开发利用乡村经济数据,鼓励有关部门组织涉农生产经营主体、数据公司、研究机构及消费者共同建立乡村经济信息平台。采取奖补和政企合作方式,重点支持互联网农业企业构建完整的自然资源、村庄概况、产业发展、公共设施、新型经营主体等具有湖北特色的农业大数据系统,推广农业大数据精准化服务。依托全省50个物联网应用示范项目,在大田种植、设施园艺、特色养殖、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等领域开展农业物联网试验示范,从而促进全省“互联网+”现代农业发展。

  四、建设数字乡村,要大力发展乡村电子商务

  加快全省物流配送体系建设,积极构建“县有中心、乡镇有门店、村社有网点”的快递物流配送体系,加快村邮递站、快递超市、智能快件箱等服务网络终端建设。在全省基础条件好的乡村地区建立乡村货运公交,采取财政补贴、企业招标运营方式,解决乡村物流“最后一公里”配送和成本费用高的难题。探索建立乡村“滴滴打货”机制,鼓励地方政府与物流平台企业合作,降低县域物流配送费用。大力开展全省43个县(市)国家和省级电子商务进乡村综合示范,推进电子商务进乡村示范全覆盖。实施“荆楚优品”工程,借助湖北小龙虾和秭归脐橙等知名品牌与淘宝、京东、苏宁易购、“供销e家”、拼多多等国内大型商务平台合作优势,带动全省优质特色的农产品和专业流通平台有效对接,拓宽全省优质农产品销售渠道,进一步扩大其知名度和影响力。

  五、建设数字乡村,要建立要素保障体系

  加大对乡村互联网应用主体要素保障的支持。金融贷款方面,在全省范围内设立乡村信用体系建设专项资金,选取部分地区试点示范,采集乡村互联网应用主体基本信息,依据信息情况划分不同等级。鼓励农业发展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政策性银行与京东、阿里等大型综合电商平台和省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机构开展合作,通过信用评级和转贷方式,对乡村互联网应用主体给予信用贷款。建立省级涉农贷款风险补偿金,对因自然灾害等不可抗拒因素受损的乡村互联网应用主体予以适当补助。采取奖补、合理监管、政府背书等方式,鼓励有条件的物流企业开展“农业众筹”经营活动。鼓励金融机构提供乡村支付和保险服务,引导农户网上支付、移动支付以及网上保险、移动保险。采取奖补方式,引导涉农金融机构对乡村互联网应用主体交易信息,探索运用农机、农产品等动产抵押贷款。土地保障方面,积极利用乡村闲置的学校、厂房等集体建设用地,优先保障潜力发展大、带动作用强的乡村互联网应用主体使用。借助全省农村宅基地改革试点,加快推进农村宅基地交易市场,探索利用农村宅基地抵押贷款,为乡村互联网技术应用主体的规模发展提供土地支持。

  六、建设数字乡村,要提升乡村信息服务水平

  进一步完善农业综合服务体系。以全省统一的“12316”农业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为依托,以乡镇益农信息社为载体,在全省开展信息进村入户试点。深化信息惠民服务,组织开发商务、交通、医疗、教育等各行业应用的信息服务。建立公共就业信息服务平台,为乡村人员提供就业信息指导。推进行政村信息服务站点建设,实现全省村级站点建设全覆盖。推广远程教育、远程医疗、金融网点进村等信息服务,建立空间化、智能化的新型乡村信息综合服务网络。统筹推进农村综合服务平台建设,将村级服务场所打造成集党务、政务、村务、商务和社会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服务平台。深化“互联网+放管服”改革工作。大力推进全省网上审批,推动更多行政职能和服务事项网上办理,打造“一网通,一次办好”品牌,基本实现省市县乡村五级联通。

  七、建设数字乡村,要加大农村信息人才培训

  各级地方政府要加大对新型经营主体、返乡创业人员、农村青年、返乡大学生、农村妇女、退伍军人等重点人群进行免费互联网培训,通过示范引领,带动一批农民学习推广互联网技术。鼓励农业部门结合网销农产品需求,培养一批既懂信息技术又善经营管理的复合型人才。采取政府补贴,鼓励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物流公司等组织开展乡村信息专业技术人员培训。鼓励地方政府分级分层培训电商人员,增强电商学员创业培训的实效性,将培训补贴和学员开网店利润挂钩。以淘宝、微商销售为主要模式,大量培养微型电商创业。充分发挥全省高校科研机构教育信息化的引领作用,提供职业技能指导,开展面向乡村地区的网络远程教育。(赵静 作者单位:湖北省宏观经济研究所)

责任编辑:朱习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