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好土地保护的“安全锁”

  挑战土地保护底线的代价是什么,远近的教训足够多,守住土地用途管制和生态保护的红线,上好土地保护的“安全锁”,相关事件一次次以大音量敲响警钟,须臾不能忽视。

  占地面积庞大的仿古建筑,碧波荡漾的人工湖,亭台楼阁一应俱全……继黑龙江牡丹江市“曹园事件”后,近日,河北邯郸曲周县的宫殿式建筑“袁府”又激起不小的舆论风波,引发社会关注。

  4月18日,《邯郸市调查组初步核实曲周县寺头后街村“违法占地建设私人宅院”情况》显示,该项目存在未批先建、违法占地、违规建设问题。而此前,媒体披露的《曲周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关于曲周县桂昌敬老院有限公司占地的情况说明》显示:“曲周县桂昌养老院项目不是违法占地,该项目也不是占用基本农田,更不存在历时7年,现有建筑面积5万平方米的情况。”

  当地回应的速度值得肯定。但经由媒体的深入报道,加上两次截然不同的调查结论,一些必须厘清的事实、必须查清的问题,更加现实地摆在当地面前:袁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如此大体量的建筑,那么长时间的工期,何以在各级职能部门眼皮底下、众目睽睽之下,“长”成了现在这样?未批先建、违法占地、违规建设,三条中的每一条拿出来都不是小问题,在建筑项目红线、底线如此清晰的情况下,袁府何以还是生米煮成了熟饭?此前,曲周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已分别三次对袁府建筑项目未经依法批准擅自违建的行为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甚至相关部门还申请了法院强制执行,为什么54.23亩的违法占地仍然存在?

  人多地少是基本国情,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来说,土地问题始终是一个带有全局性、战略性的重大问题。坚定不移推进节约集约用地,优化土地利用结构,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耕地”,国家三令五申。无论是秦岭北麓别墅区、石家庄“削山”别墅、珲春东北虎保护区违建别墅、牡丹江“曹园”等问题,还是在房地产公司、重污染企业、高尔夫球场非法侵占农田、林地等媒体报道的新闻中,建筑方眼里风景一般的大手笔,为什么带给人们的是深深的刺痛感?为什么社会对加于它们的铁腕整治有巨大的认同?就在于大家对土地资源红线、底线屡遭触碰的巨大担忧,对管地用地禁令失去威力的巨大担忧。

  企业热心公益事业,为人乐见;但绿油油的田地里,突兀地出现一座无论是在实用性还是投资回报效益上都和人们的感受相去甚远的养老设施,实在让人难以理解。土地是“命根子”,也是发展资源,有保护的问题,也有开发的问题,失去底线的开发,再大的名头、再光鲜的外表,又有何意义?守土有责、守土尽责,这个已经拓展到所有责任领域的信条,在真正跟土地相关的“责任田”里,出现了未批先建、违法占地、违规建设的建筑,怎能不让人怀疑,从国家到地方,关于土地保护的种种规矩有没有在责任主体那里真正长出“牙齿”?

  查明事实真相和问题成因,给出令人信服的结论,打破砂锅追到底,这是人们对袁府事件后续调查的深层期待。挑战土地保护底线的代价是什么,远近的教训足够多,守住土地用途管制和生态保护的红线,上好土地保护的“安全锁”,相关事件一次次以大音量敲响警钟,须臾不能忽视。(肖擎)  

责任编辑:朱习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