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尊老敬老孝老与时代同行

  新的养老问题伴随新的社会问题而生,带着极强的时代烙印。老年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需求并非一成不变,这需要我们敏锐地捕捉老龄化社会中的新问题、新矛盾,有的放矢、精准施策,更好地为老年人服务。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昨日重阳,除了登高望远、赏菊吟诗,老年模特表演、歌舞比赛等现代活动也悉数登场,展现出新时代老年人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重阳节里话敬老,重阳节里思养老,让孝老爱亲的传统文化与时代的发展相融合,与社会的进步相衔接。

  应对“银发浪潮”是一个世界性考题。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的老龄化进程加快,截至2017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41亿。如何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是一个充满温度,充满紧迫感的时代命题。困难老人怎样安享幸福晚年?留守老人怎样被更多温情关照?城市老人的精神生活又该如何满足?“带孙子”的压力又该如何纾解?老龄化社会面临的问题和矛盾亟待一一破解。

  老人的幸福感是一个社会幸福指数的晴雨表。纵观这些年我国养老事业的发展,从养老金多次上调,到养老医疗保障制度逐渐完善,从“常回家看看”入法,到包括湖北在内一些地方“护亲假”出台,养老事业走向了更高的层次,养老体系建设更加趋于成熟。从宏观层面看,《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重磅登场,党的十九大报告也将养老纳入关注重点,明确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从微观举措来看,社区幸福食堂方便了独居老人就餐,增设老年活动场地丰富了晚年生活,孝老志愿服务队更是让困难老人、留守老人感受到亲情般的关爱。

  老去是自然规律,老有老的尊严,老有老的追求,老有老的价值。而新的养老问题也伴随新的社会问题而生,带着极强的时代烙印,如游泳馆不愿意向老年人开放、诈骗分子视老人为重点对象、老年大学一座难求、被子女视为“带薪保姆”……老年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需求并非一成不变,这需要我们敏锐地捕捉老龄化社会中的新问题、新矛盾,有的放矢、精准施策,更好地为老年人服务。

  养老并非是政府单方面的事,而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每一位百岁老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尊老敬老爱老的家庭,家庭的温暖和关爱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替代的。少一些“指尖”上的问候,多一点面对面的关心;少一些不必要的应酬,多一些陪父母吃饭的时光。将孝老爱亲的传统美德发扬光大,让尊老、敬老、爱老在全社会蔚然成风,凡事多替老年人这个群体着想,让老年人更好地融入社会生活。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对老年人新的定义,70岁也只算年轻老人。老年人大可不必自叹“不如当年”,积极乐观健康地生活,为世界贡献夕阳般的绚烂和美好。(艾丹)

责任编辑:刘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