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激发市场主体这篇大文章

湖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hubei.gov.cn 2018-02-03 09:11:00 来源:湖北日报 【字体: 分享

  市场主体即各类企业组织,激活市场主体的活力也就是要造成某种制度环境,让企业在效率目标的指导下,开展强有力的竞争。这是贯穿40年经济改革的主旋律。激发市场主体,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是核心。这里的关键是切保各类法人产权组织人的经营权、收益权不受侵犯。没有这项基本制度,别说企业活力不能激发,甚至根本上不存在所谓“市场主体”。

  党的十九大报告和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强调,要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应该说,做好这篇大文章,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经济再上新台阶的重中之重。

  市场主体即各类企业组织,激活市场主体的活力也就是要造成某种制度环境,让企业在效率目标的指导下,开展强有力的竞争。这不是一个新问题,而是贯穿40年经济改革的主旋律。湖北经济近年发展迅猛,体量不断壮大,已进入全国“第一方阵”。特别是几大区域板块的隆起,经济体系的完善,新型制造业的快速壮大,这一切归根到底都源于企业活力的喷发。离开了企业的活力和企业的发展,再好的规划和设想,再完备的监管体系,再科学的标准都是空中楼阁。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目前致力的各项工作,包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以及“互联网+”,都直接或间接指向和服务于这个目标。

  什么是市场主体即企业的活力?

  企业活力包括三个相互联系的方面。从基础条件而言,活力是指其经营方向上正确的产业和产品。经营的产业和产品不对路,没有市场,提供的是无效供给,资金入不敷出,人才日益流失,产能闲置,库存积压,就没有任何活力可言。当然,企业产业抉择上的活力更重要的是指它能适应市场需求及时地进行技术和产品更新,而不是以不变应万变,坐等死亡,巨额存量的市场价值快速归零,让企业变成僵尸。这种活力而不是“暮气”的获得,完全来自一点:企业灵敏的反馈市场并迅速调整方向的能力。因此,自主抉择永远是企业活力不竭的源泉。

  从运行条件来说,企业活力是指其良好的资本质量和资源配置。许多企业家常常忽视这个问题,他们的资金、人才、技术、原材料和设备缺乏某种市场战略上的有机搭配,更多情况下是“丢三落四”,偏于一端,形成不了有序的竞争力和稳定的市场能量与现金流,极大地制衡着自身的竞争力。这种资本质量欠佳的情形,经济学上叫“技术函数错误”。而要有科学的技术函数,同样需要在市场上摸爬滚打才能获得。

  从主观条件来讲,企业活力就是企业家对利润目标可预期的追寻和探索力。这是根本性的。搞企业谁都是为了“赚钱”,讳言这一点既不真实也不坦诚。问题是利润目标能否预期?这看似是个心理问题,实际上,要让利润成为众多投资者和经营者可预期的目标,需要有基本制度环境,即需要有产权及其收益权的绝对保护;需要有透明和平等的竞争条件。正是在这一点上,40年的改革攻坚至今尚未拿下最后的“山头”,这个“山头”不拿下并予以彻底铲平,便没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最终形成,市场主体活力的焕发也将永远流于空谈。

  激发市场如题应做哪些大文章?

  1、激发市场主体,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是核心。这里的关键是切保各类法人产权组织人的经营权、收益权不受侵犯。没有这项基本制度,别说企业活力不能激发,甚至根本上不存在所谓“市场主体”。湖北多年来为此做出过不断的探索,所谓“阳光工程”,“一柜办公制”,“五条高压线,两个隔离层”,都曾为企业的产权落实扫除了诸多障碍。但体制机制的痼疾仍然存在。国企转向难,民营做大难是一个普遍现象,其要害依然在对企业产权的行政干预,使得要素不能在效率指挥棒下合理的配置和流转。如何全面深化改革,针对性的拿出消除产权侵犯的治理方案并坚决执行,无疑是新征途中一场至关重要的攻坚战。

  2、激发市场主体,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焦点。企业产权制度的落实障碍,要素市场配置的栅栏,均源于政府过多的行政干预。政府把手伸进竞争市场,“越位行政”,“超位包办”,甚至为部门和个人利益左右市场的资源配置,这些都严重地扼杀了企业的活力。自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就如何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展开过广泛的讨论,省委、省政府出台了多部法则性文件,对各地行政审批事项进行了再论证、再清理,必经审批的项目由原来的750多项减少到265项,完善了投资项目的“一口受理,同步办理,限时办结,信息公开”,武汉、襄阳、荆门等地实现了“一枚印章管审批”的“阳光操作”。这些举措,在促进政府“以改代管”,“以服代卡”,消解企业高额的交易成本,完善市场配置资源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要从根本上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政府还应该从自身利益的割舍入手,创建新型的政商关系,构筑平面型而非宝塔型的市场结构。

  3、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推动国企与民企的公平竞争是要害。事实上,现今我省国有全资企业已极少,多数国企都已改制上市成为公众股份公司,但“大树底下难长草”,中小民营企业依然承受着各种歧视性限制,生存艰难。由于上市的国有控股企业仍在享受众多免费午餐,结果排除竞争的垄断又销蚀了自身的活力和竞争力。从双方的活力激发来看,矛盾的主要方面在国有企业。国有资本的监管机构职能必须转变,管资本不能管经营,管企业制度建设不能“喂小灶”,切实消除市场准入障碍,把“负面清单管理制度”落到实处,同时完善投融资体制,让民营企业确能在广阔的市场疆域和完善的市场体系中开展公平竞争。

  4、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企业组织的瘦身势在必行。在2010年前,我们曾对企业进行过“减人增效”,“主辅剥离”的改革,其中有失误,也有巨大的成功。今天的一大批上市公司正是这一改革优化了资本质量后才得以出现。但短短十来年,不少企业的组织又重新无序膨胀起来,主辅不分、冗员充滞,致使工资侵蚀利润,成本高企不下,创新和资本更新缺乏后劲,企业活力渐趋枯竭。再次剥离,进行资源整合势在必行。

  新形势下的企业臃肿成因复杂,追根溯源仍在旧体制破除不力,市场化不够,资源配置偏离了效率原则。出路同样还在市场化上做文章。东风十堰基地电网在这方面做了很好的探索。他们将家属区的水、电、暖气和物业管理职能从国企剥离,转由社会专业单位经营管理。这种“三供一业”的改革在全国独立工矿区是有示范意义的,它完全可以由企业的生活服务类引申到主副经营业务类,让企业再次剪枝瘦身,挖掘资本的应有效率,在主业上开创新境界。

  5、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创新驱动始终是引擎。企业活力的焕发,主要是个改革问题,但发展特别是企业战略问题更不可忽视。这里的关键在技术和产品的创新。我省近年来诞生了大批创新的产业和产品,诸如多家“大数据交易中心”、“楚天云”建设、“第六代低温多晶硅显示面板”、“柔性可折叠AMOLED显示屏”、生物医疗制剂、激光装备、北斗导航应用、海工装备、商业航天以及新材料、新能源和安全高效农业中的新技术、新产品等等,层出不穷。

  创新涉及到人才、技术、资本、市场四要素,创新的效果和能量取决于四要素如何组合即“生产函数”。后者正是企业创新成败的焦点。目前创新驱动已成为国家战略,但政府叫得多,企业行动少,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因此,功夫应该做在两方面:一是进一步向企业放权,奠定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促使企业为占领市场,为生存而创新;二是大力发展中介层面的市场创新组织,诸如风投公司、产权交易、专利买卖的市场化等,这可以在全社会范围内进行资源的优化组合,摘创新皇冠,射科技天狼。 (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员 龚益鸣)

责任编辑:李雪莹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