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抓大保护 防止对长江生态系统的破坏性开发

  从大开发到大保护,是我国资源开发和经济发展领域的一次发展观大转变和大提升,其意义不仅局限于长江经济带,也会成为我国其他自然生态系统开发利用的指导思想。

  习近平总书记4月26日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坚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加强改革创新、战略统筹、规划引导,以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给长江经济带地区指明了道路和方向。

  从大开发到大保护

  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关于长江经济带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讲话,具有重大意义。因为此前,人们对于长江经济带发展的主要思路就是如何打造长江“黄金水道”。看到了长江的巨大经济价值,却忽视了长江生态系统已经不堪重负的危急局面。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扭转了原有的发展思路,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两年来的实践证明这个决策是完全正确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长江中游考察,主要内容是考察化工企业搬迁、非法码头整治、江水污染治理、河势控制和护岸工程、航道治理、湿地修复、水文站水文监测工作等情况,说明当前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心仍然是生态环境修复和治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搞大开发不是不要开发,而是不搞破坏性开发,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破坏性开发是指以过度占用土地、大规模改变地貌、大面积侵蚀生态环境、大量消耗资源等不科学、不可持续的方式进行建设活动,从而造成生态系统功能弱化和生态环境退化的经济开发过程。无序开发,违法挖河砂、捕捞、运输,随意占用岸线等都是其中的表现形式。进行破坏性开发的人,也许主观上不是为了破坏环境,但其造成的实际后果是危害了长江生态系统的根基,威胁到长江沿岸人民的生存环境和发展权益,是不被允许和不可原谅的。

  之所以出现破坏性开发问题,背后的原因大部分是利益驱动。以“搞建设”的方式进行开发,实际所得利益归己,生态环境破坏留给社会和后人,这是一种严重的外部不经济性问题。名义上是开发建设,实际上是损人利己。那些“建设者”也知道破坏性的开发后果严重,国家迟早要管,所以想方设法“抢跑”,提前开干,未批先建,把利益捞到手再说。因此,制止破坏性开发,关键是切断利益链条,让那些所谓“建设者”实为破坏者的人,不但以后不能得逞,以前“抢跑”的获利也要交出来。具体而言,就是要建立制度,制定规划,凡不符合开发规划和法规制度要求的建设项目,一律不批,凡违规建设的,严格追责问责。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两年多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有关部门和沿江省市做了大量工作,在强化顶层设计、改善生态环境、促进转型发展、探索体制机制改革等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这是对长江沿岸各级党委政府和全体人民的肯定。

  从大开发到大保护,是我国资源开发和经济发展领域的一次发展观大转变和大提升,其意义不仅局限于长江经济带,也会成为我国其他自然生态系统开发利用的指导思想,并将在这个指导思想下形成完善的法律框架和决策程序,切实做到在保护基础上开发,在开发中坚持保护。

  绿色发展前景光明

  不搞大开发不等于不发展,要实现科学、绿色、可持续的开发,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兼得,这是社会的共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一个具有哲学意义的命题,需要我们找到实现的途径。绿色发展就是连接“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之间的桥梁,需要我们进行设计和建设。事实上,长期以来,长江经济带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已经在长江经济带的绿色发展上进行了大量探索和实践,形成了很多既保护又发展的成功经验。笔者曾经在长江流域进行了调研,中国社科院专家总结了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的6种模式:

  第一,腾笼换鸟,转型发展(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模式)。通过转型推动传统污染产业、装备制造业等升级换代,促进产值增加和就业。例如,湖北省是全国循环经济示范试点最多的省份之一,十堰市、宜昌市、黄石市、荆州市等先后获批成为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

  第二,生态修复,融合发展(城乡一体化的融合发展模式)。以长江经济带三大城市群(长江三角洲、长江中游和成渝)发展为契机,利用山水林田湖等自然资源禀赋优势,积极推动城乡产业和社会融合发展,显著改善了长江经济带城镇化的质量和人民生活水平。例如,湖北省注重“上游意识”,开展退耕还湿、湿地生态补偿、“绿满荆楚”长江森林建设、林业碳汇等一系列生态保护项目。

  第三,保护优先,飞地双赢(边远地区飞地发展模式)。针对老少边穷、在国家主体功能区中属于限制发展或保护的地区,考虑到地区发展的需要,在长江沿岸岸线地区给予土地置换,提供工业园区等飞地予以发展,同时相对发达地区能够帮助贫困地区开发农林产品和旅游资源,实现发达地区和贫困地区的“双飞共赢”。

  第四,航港拓展,低碳物流(低碳航运的发展模式)。发展低碳航运有助于充分利用长江黄金水道的独特自然禀赋,带动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一体化发展。各地采取岸线开发、河道整治、非法码头联合治理等多种方式,构建节能、低碳和高效立体交通运输体系,提升经济效益。

  第五,资源互补,循环发展(资源高效利用的技术发展模式)。因地制宜开展多种资源和能源的高效综合利用,可再生能源开发中的电力风光互补、光水互补,生活垃圾处理,有机农业和循环农业,江水地热能开发及其在节能建筑中的应用都是典型案例。

  第六,硬件强化,源头去污(过程控制的倒逼型发展模式)。不断加强基础设施的建设与投入,坚持源头治理、系统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逐步从末端被动治理转型到过程控制的主动进攻,改善河流和境内湖泊的水质,走出一条倒逼式的绿色发展之路。

  这些模式说明,长江经济带的绿色发展是大有可为的,那种认为“不搞大开发就是只保护不发展”的观点是片面的,不搞大开发正是为了给绿色和可持续发展创造条件。湖北省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方面所做的努力,对于落实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战略思想提供了很好的现实经验。

  风物长宜放眼量

  一个生病的人,在治疗期间不但赚钱会减少,而且还要花去一些积蓄,那么这个患者会因为要花钱而放弃治疗吗?当然不会,因为健康具有更高的价值。当前长江经济带的很多地方都在进行沿江化工企业清零、沿岸非法码头整治等大规模产业结构和产业布局的调整行动,实际上就是对当地“沉疴”在身的经济体系进行“治病”,必然会损失一些产值。但是,健康的生态环境对我们的生存具有必不可少的基本价值,恢复了健康的经济肌体将会带来更高的真实收益。

  目前,有些地方在调结构、去产能中出现了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地方领导者对此有焦虑感和压力感,是可以理解的。在这个时候,更需要我们抢抓机遇,及时把环保压力转化为发展动力,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对于承受的这种转型压力,建议省市两级共同努力,采取几点解决措施:

  在省级领导层面,对于那些正在进行“治病”的地市级经济,暂时不要以其能赚多少钱来评价,而应该以是否坚定地淘汰落后产能和推进经济结构调整、是否有力落实生态文明建设决策部署来评价。对于那些在实现当地绿色转型方面做出显著成效的地方领导干部,哪怕一时经济增长并不居于前列,也要优先提拔重用,以起到“徙木立信”的效果。

  在省级经济部门层面,统筹全省生态文明建设和长江经济大保护工作,考虑设立推进长江大保护和绿色发展专项资金。对于那些由于结构调整等原因而面临经济困难的地方,给予经济技术政策倾斜和项目资金支持,也帮助他们争取获得国家有关促进绿色发展专项资金的支持,帮他们渡过难关。

  正在进行绿色转型的地方,要坚定地走群众路线,创新市场机制,充分相信和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广泛地发动企业家和社会各界进行绿色发展的探索,及时把那些成功经验转化为有利于推广应用的经济政策。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长江经济带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两年多来,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的认识和行动有了很大转变,各项大保护工程开工建设,生态修复初见成效,开始扭转长江流域生态破坏态势。现在,要进一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正确把握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总体谋划和久久为功、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自身发展和协同发展的关系,把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到一个新阶段。(夏光)

责任编辑:梁唯雅